标签归档:美丽

让小裙飞

Coco Chanel女士曾经说:“不喷香水的女人,没有未来”;不喜欢穿裙子的女人,同样没有未来。 我小的时候,流行“布拉吉”,这是俄语“连衣裙”的音译,一种短袖的有着小方格或者小碎花图案的连衣裙,用现在时装杂志流行的语言说,是妈妈那一代人在服饰上的最in单品之一。我的中小学时代,都是穿着妈妈在缝纫机下裁剪的“布拉吉”长大的。那个年代,在妈妈们和女儿们中传阅率最高的一种书是服装裁剪书。总有心灵手巧的妈妈可以只看一个晚上的裁剪书,就能在缝纫机上穿针引线,完成一件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小裙。我曾经数次因为妈妈在小裙上的巧手巧心思,被全班的女生羡慕,少女时代因为妈妈的手工小裙而神采飞扬。 当我做了妈妈,方才开始懊悔没有认真跟妈妈学女红,没有机会让我的女儿们穿上我亲手缝制的小裙。像所有妈妈一样,我热衷于用小裙打扮女儿们,在她们刚出生几个月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买了数条小裙,然后乐呵呵地看着被塞进小裙的娃娃,就水灵灵地有了女孩儿模样。 小裙是一个女孩儿生命中,最相亲相爱的一件衣服,你可以没有一件西装,但是你不能没有一件得体的裙子,裙子成就了我们女人外在气质中最妩媚和最优雅的部分。裙子其实也是女人服饰中最宽容的一件衣服,无论年少年老、高矮胖瘦,长得是不是够标致,你都可以找到属于你的那一条小裙,而那一条裙子,就像你日子里最忠实的一个伴侣,只要你和它一起出现在镜子前,你就能信心百倍,容光焕发。 三月春夏开季大刊,编辑们花了很多心思给大家深入浅出地讲解这一季的流行趋势,有很多新季小裙的图片,看着很养眼,但是不一定都要穿回家。小裙也如同一个朋友,是不是和你秉性相投很重要,不是所有的流行穿在自己身上都好看。其实,我们更希望大家在看到每一季新的流行趋势报道的时候,那些页面能够帮你启发灵感,灵感不是简单的复制,灵感是属于你自己的创意。 穿裙子的季节就要来了。以设计小裙为专长而其设计的小裙又美轮美奂到极致的Lanvin设计师Alber Elbaz说:“这一季为女人们设计的小裙,就是想让女人们穿上有飞起来的感觉……”而其实真正可以让我们有飞一般感觉的,并不仅仅是一条裙子的款式,而是我们孜孜不倦追求美丽与优雅的生活态度,和一颗善待自己的心。

发表在 博文, 散落的记忆,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 , , | 26 条评论 | 阅读(15090)

丝巾小赋

                                                                                      特别喜欢丝巾。       丝巾是那么一种配饰——不是一定要有,可是有了就多了一点风情,一点难以用语言描述清楚的女人的柔情,一种难以用文字写明白的女人的颜色.       即使我们是一个颜色爱好者,也不可能把所有颜色都穿上身。而丝巾,经常可以补足衣柜里那些没有的衣服颜色。       比如橘色。很多设计师都爱橘色,同时也认为橘色是最难穿好的颜色之一。私下里也觉得橘色是那种五官要长到无可挑剔,皮肤要嫩到完美无缺,气质要如仙女下凡的女人才穿得起橘色(比如当年的林青霞吧!),因此自己绝无勇气将一件橘色外套穿上身。       而橘色丝巾,一直是大爱。多年戴橘色丝巾以来发现,橘色丝巾是最好搭配的丝巾颜色之一,上班配白衬衫,黑外套都是点睛之笔;假日里配条纹衫,最简单的套头针织衫,都可以让最平常的衣服多一抹亮色。以前觉得我们黄皮肤戴橘色不好看,试了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我们可以戴橘色戴得很有味道.         每一条丝巾都是有故事的。对我来说,每条丝巾都是一段小小的回忆。       有一条,曾经是在异乡出差的雨天,穿得单薄,冷得瑟瑟发抖,冲进街边的小店,抓到一条披肩般大小的大条丝巾裹在自己身上,一边照着店里镜子一边就问老板娘,多少钱?好冷的天,正缺这一条呢!结果人家老板娘笑咪咪地抬起头说:那是我自己的,不值什么钱,你戴着挺好看,喜欢就送你啦!       有一条,是个盛夏的下午在杭州出差,天热得喘不上气,在杭州丝绸街上看到那条绿得极透亮的丝巾时,觉得天气都凉快了。买下后想即刻显摆下,又觉得围脖子上实在热,就系在了背包上,结果同事说我像背着一片小垂柳走在闷热的大街上…..       还有一条满是跳舞图案的橘色爱马仕,是因为跳了一个晚上的集体舞,爱上了那条丝巾。Hermes从1987年开始每年举办有关当年设计主题的年题活动,每一年丝巾的设计也将围绕这个主题,比如“舞蹈”“印度”“逃逸”,都曾经是年度设计主题。       2007年我在巴黎参加了“舞蹈”年题的发布。那个晚上,如常,漂亮的晚会场地,精致的晚宴,上甜品时,主持人忽然说,在每个人的桌子底下,藏着今晚的“惊喜”。于是大家放下刀叉,纷纷埋下头去找——原来特别设计的餐桌下面有小小的暗格,里面是被叠得很扁的一条白纱裙,就是小时候新年聚会,女同学们经常去扯几米白纱,自己就可以裹在身上的那种。台上主持人接着说,今晚,无论男女老幼,请立刻将这条白纱裙穿上身,大家跟着舞蹈老师的动作学起来,跳起来!——音乐声起,两人一组。老师教的舞蹈并不复杂,很像大学期间的集体舞,姿势是据古希腊的手语改的……你必须在现场给自己找个舞伴,无论男女,无论高矮胖瘦,无论国籍人种,拉着他(她)一起来用舞蹈动作表示:“见到你真好”“我爱你”……       跳到午夜,几百名来自全球的编辑在音乐声中忽然变成了一家人,每个人都裹着一条简单的白纱裙,手拉着手,每换一段舞曲就换一个舞伴……我相信现场很多人内心都有种久违的感动,原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即使是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的关系,都可以如这样的舞伴关系——很单纯很美好。       后来,我经常戴起那条满是舞蹈图案的橘色丝巾,丝巾上图案非常的色彩缤纷和生动有趣.其实戴起来的时候,别人并看不清那些美丽的图案里的故事,只有自己心里的某一个角落,会忆起那个晚上小小的感动……        今天的题图,是两个月前在布拉格休假的纪念小照。休假的时候只穿最舒服的条纹T shirt和棉质NIKE运动裤,牛仔裤,NIKE运动鞋,箱子里一定不会少的是几条颜色颜色亮丽的丝巾。包包是纽约独立设计师Katherine kwei的,实用还很有style. .照片里的这一条橘色,是去年圣诞节一个朋友的圣诞礼物。每个送丝巾的朋友都说,知道你有很多丝巾了,不知道这一条,是不是你还缺的那一条?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76 条评论 | 阅读(9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