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秀场

世界很小很温暖

这一周前半段和上一周,都在巴黎出差。先是参加ELLE全球主编大会,然后是09秋冬时装周。做时装杂志有的时候在节气上经常哭笑不得,北京上海甚至巴黎都降温了,女孩儿们还在愁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穿上今夏大热的小碎花裙,我们的杂志半个月前已经在做5月夏刊了,全秋的时装编辑们已经坐在米兰巴黎的秀场里,吸着早春的凉气,研究下一个冬天的流行趋势……   时间于是被拉得很长,空间飞起来却觉得很小。   时装组一队同事刚刚远赴纽约拍摄4月刊封面归来,又有另一组同事起程在意大利南部拍摄下一期的时装大片,而我带着包括ELLE杂志,ELLE网站和ELLE TV的三个同事,在巴黎地(铁)上地下奔波……每天和上海大本营北京小分队,都在做着email,MSN和短信、电话的热络联络——千山万水,好象咫尺之间。   写这篇字的时候在回国的飞机上,想睡睡不着,感想很多,先把想到的和大家分享:   ——中国牛了!   时装圈有很多圈子里的坏毛病,比如看秀的时候大家暗地里都在计较品牌给哪家媒体的位置最好。然后坐在不好的偏远位置的编辑看着第一排的明星们、名主编、名时装总监们总免不了望“洋”兴叹,第一排是给有时装power的人预备的。秀场里的每个位子上都帖着名字,即使是上千人的大秀,也是要一个一个地对号入座。   在我去巴黎看秀的六七年间,先是在最后一排后面的站票位置,伸着脖子掂着脚尖那也看的很兴奋;后来开始有位子坐了,和其他同行们肩挨着肩挤在一起,倒退三年,中国的媒体们几乎没有坐过第一排;现在么,所有的秀,我稳稳当当地坐在第一排。   坐在第一排的时候,总是会想,做中国人,真是自豪,中国牛了,做中国的杂志才牛,做中国杂志的编辑才能“牛”到第一排,只是更期待T台上的风光啊,未来能有更多的中国设计师的风采。   说起来看秀,真的是无所谓做第几排的,喜欢我们编辑部第一次来看巴黎时装周的编辑小叶子的话:只要能让我进来看,别说站着蹲着,趴着看都行!呵呵,做时装编辑的,不仅要有穿着高跟鞋饿着肚子满地铁小跑着赶秀场的体力耐力和无限热情,还得有在这个名利场里一定要坚持的平和心态和自嘲精神。   ——   周末秀场的空档,我们去拍玛莱区的小店,有一家法国首饰品牌叫babylone的,设计师是法国小有名气的首饰设计师。   小店里只有大概五平方米,三个人都转不开身。一个店员,大概五六十岁的一个优雅的法国Madame。因为我们的摄影师还在拍街对面的香水店,我就和她先聊天。结果聊出了她的故事。   Madame说她二十几岁的时候就在时装圈做事,在杂志社做过时装编辑,在时装公司做过买手,很是风光过几十年。这个首饰品牌她在18年前认识,经常买了自己戴,后来和设计师熟悉了,又成了好朋友,经常给她帮忙出主意。再后来她说自己老啦,跑不动了,不能像年轻时那样奔波了,她就对设计师说,让我去做你的店员吧,我可以整天看着那些我衷爱的小首饰,多么地幸福!于是她真的做了这家玛莱区小店的店员,已经5年。我进门的时候,她正拿着一块小手娟,非常认真地擦着每一个小耳环,每一串项链上的每一个小珠子……   她说她希望在这家店做到她不能动了,这样她的人生就完美了。   从老人的故事里得到了一种energy,人们总说,时尚圈浮华不定潮流瞬息万变,可是在这个Madame身上,我看到了永恒的光芒。     我对着镜头讲这家小店的故事时,有点语无伦次,因为被老人感动,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愿望。我小时候很多年里最大的理想是开个书店,想象自己穿着一条白色的棉布裙子,罩一件牛仔小外套,有客人的时候就和客人寒暄聊天,没客人的时候就自己抱着一大杯凉白开,再加一片柠檬,发发呆看看书……也许老了真的就守着个书店呢,一定给ELLE做一个专门的书架,存着几十年来的每一期,然后可以对着来看书的年轻的时装信男信女们说,我呀,从前在那本杂志里做事,可是风光过几年呢……   ——世界很小很温暖。   上周日晚上,Givenchy的大秀,傍晚就漂起了雨,大家都站在小雨里等着进场地,秀完再出来已经将近9点,我和Giverchy的亚太总裁约了晚饭,没料到雨越下越大,定的出租车迟迟不来,小叶子还在后台等着采访设计师,我在秀场门口,又冷又饿,拿不准是要进去和小叶子会师还是先去对面的咖啡厅躲雨……有个小姑娘直奔我来,见了我就说:   晓雪你好!乐乐(Lele)乐乐(Yueyue)都好吧?   姑娘跟我说话的时候我正在小雨里瑟瑟发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在这里,不认识的人,怎么会提到我的小妞儿们?……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 14 条评论 | 阅读(12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