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校园

如何找到一份好工作——毕业生理想和现实的纠结

      如何找到一份好工作?——是刚出大学毕业生们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我当年也一样.       记得自己大学毕业的时候,同样全社会在讨论大学生就业问题,那个时候双向选择刚刚开始几年。本来学校给我“双向”的是一家合资饭店总经理办公室做助理(90年代初的时候去合资饭店工作是挺让人羡慕的选择呢!),不过我那个时候迷上了做电视,执着地要去一家电视公司,家长老师的话都不肯听,宁肯去给人家刚刚成立的香港电视公司北京办事处没日没夜的打杂儿去,也不要去风光体面的合资饭店上班。据说后来人家合资饭店的人事部气得要命,觉得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因为电视公司办事处刚成立,我去的时候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我妈一直跟我纠结“连个劳保手续都不全,你病了怎么办?”,结果是大学毕业十年,即使在连续工作三个月没有周末的时候,我也没进过医院的门,顶多感冒发烧,自己去药铺买点药就打发了….. 年轻实在人生最大的本钱。(这一点别学我,有病还是要去医院看的哈!)       “如何找到一份好工作”,其实答案在“如何做好一份工作”里,无论你手头的这份工作是“好”或者“不好”。经常有年轻的弟弟妹妹在问我,你现在让我们“先做好手头工作”,你当年为什么不服从分配先做好酒店的工作啊?——我如果已经开始做了那个总经理助理的工作,我一定会是个好助理,并且两年内不会让自己换工作,我相信任何公司任何位置对自己都是锻炼,都可以学到校园里没有学到的东西;在我大学毕业那一年,我选择了一个比总经理助理工资低且家长老师们都认为“看不到前途”“不稳定”的工作,当时只拥有激情和不怕吃苦的精神,对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来说,不含杂质的这两样特质非常重要。好孩子永远都有机会,无论你现在做的是什么位置什么工作.       我曾经在上海华师大应邀给毕业生讲课,有不只一个学生问:       有一份工作我不喜欢,可是能帮我解决户口问题;另一份工作我很喜欢,可是没方帮我解决户口问题,你说我怎么选择?      ——这问题还用问?!如果你是一个对事业有理想的孩子,管什么户口问题,有机会做你喜欢的事,赶紧去啊!!!       有一个工作我很喜欢,可是离我家很远,父母都希望我找个离家近的工作呢!      ——天啊,这不是问题!离家远早起一两个小时就可以解决啊!父母也希望你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可以成长更快呢,跟妈妈说你根本不在乎每天早起两个小时!       有一个工作挺好的,可是我认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那种大企业混三年也爬不到经理位置,你说我要不要去试?      ——那你要是自己想做老板,根本就不要去什么大企业,做到CEO也还是打工的,自己注册个公司明天你就是老板;想打工,就不要从计较职位开始,做好手头的事比什么都重要,升职基本上是你老板要想的事,不是你在还没做这个工作前就开始要考虑的事。       …….       在飞机上看上海《青年报》,该报不久前曾经做了一个调查,毕业生最为焦虑的人生问题是“职业发展”,几千人的调查显示,表示“有很大压力”占54.11%,表示“有一定压力”的占43.62….如何找到一个满意的“好工作”,困惑着每一个刚出校门的孩子。       其实,压力对年轻人来说真的不是坏事。无论从小多宝贝,多任性,每个人都要长大,都要学会开始承受压力。小宝宝学走路,是天天要摔几十个跟头摔几个月才能走利索的,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孩子,是在社会大熔炉中学习“走路”的时候,一样要经历“摔跟头”的过程,这些“跟头”只是长大成熟的代价,没什么好抱怨的。每一个大家看着很风光的职场人、很成功的企业家都是摸趴滚打风风雨雨过来的。       现在的毕业生比我们那个时候幸福,想自己创业的,有各种扶持创业的组织和基金会,想去公司做白领的,几乎全球的大公司在中国都有了分部.还有很多大公司都推出了“管理培训生”的项目,专门给应届毕业生或者即将毕业的孩子机会,进行1-2年的轮岗培训,表现好的孩子就有可能留在公司工作。       我们ELLE所在的桦榭集团从去年开始有管理培训生的项目,我们编辑部里就有这样的年轻有活力的年轻人,今天才刚刚22岁的姑娘们…..今年的管培生招聘很快就要开始了,有兴趣的大学生可以在网上报名:http://hfm.zhaopin.com/  很希望和年轻的有活力的毕业生们共事呢!       我在大学毕业多年后,才听到于丹老师讲《论语》,很感触她对《论语》中孔子的“神于天,圣于地”的精彩诠释:这六个字是中国人的人格理想,只有理想而没有土地的人,是梦想主义而不是是理想主义者,只有土地没有天空的人,是务实主义者而不是现实主义者。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就是我们的天与地。       所以,年轻人,别天天空想,也别那么务实,每个人的未来,都在自己手上。期待在这里见到你 !       题图是我的两个乐乐,正面的是老大,背影是老二  老二的气球上,是我们ELLE即将出炉的一月刊封面. 

发表在 博文, 职场 | 标签为 , , , , | 35 条评论 | 阅读(14008)

青春卡啦啦

  上周五七进六彩排的时候,大家就很兴奋,因为主题是校园,快女们唱了很多七、八十年代的耳熟能详的校园歌曲,有很多大家都可以跟着哼唱出来,再加上高晓松和老狼两位当年的校园风领头军**刀弹琴唱歌,大家开玩笑说,今天晚上可好,是现场千人集体追忆青春的卡拉OK大行动。 直播的时候,小黄英第一个登场唱〈踏浪〉,结尾副歌的“啦啦啦”,全场都跟着拍手唱,“啦啦啦”的最高潮是老狼和女孩子合唱,高晓松吉他伴奏的〈同桌的你〉,全场千人“啦啦啦”得非常有节奏,很多现场70年代的人唱着眼就湿了。专业评委席上大家唏嘘:青春不再啊,想当年我们唱〈同桌的你〉的时候,我们是多么年轻啊……. 青春不再。女孩子们的歌声让人一直沉浸在青春的回忆里…….   周六依然是下一期封面女声的主题拍摄,来自台湾的彩妆天王Kelvin的团队因航班受台风影响,延迟了30个小时才风尘仆仆飞抵长沙,所以拍摄推迟到周六晚上八点才开始,持续到凌晨三点结束。 这一期的拍摄主题恰好和青春有关:化茧成蝶,美丽新“声”。 其实,不仅快女们,每个女孩子的成长过程,都是“化茧成蝶”的过程。我们都曾经是一颗茧,要经过痛苦地挣扎和蜕变,才能变成一只蝴蝶。快乐女声,让女孩子们在年轻的时候有了一个机会,在紧张的专业的密集的“魔鬼”训练下和数以亿计的观众注视下,加快了“化茧成蝶”的速度。因为有了ELLE STUDIO,我和我的同事们,也有了一个机会,亲眼见证着女孩子们的成长。成长的标志,并不仅仅是她们演唱得越来越成熟,打扮得越来越好看,而是她们在舞台上镜头前,内心开始强大,越来越有自信,越来越有个人的风格魅力。 每一次在ELLE STUDIO,都有来探班的记者问我同一个问题,你觉得下一场谁会被淘汰?你觉得谁能走到最后? 对我和我的同事来说,谁淘汰谁晋级,真的不是最重要的。看着她们每周来ELLE STUDIO,从第一次在镜头前叫:“姐姐,我的手要怎么放嘛?”,化完妆还有抹眼泪的,到现在,她们可以自己认真地和ELLE时装编辑和摄影师讨论“拍摄情绪”,自己在镜头前把握是要笑还是要沉思,可以抱着ELLE杂志和化妆师说:“这个妆我适合不适合?我能不能换个跟从前不一样的感觉?”…….拍摄的时候,还是有腼腆的时候,但是眼睛已经能够自信地对着镜头。 ——就是这样一点点长大,在10个女孩子身上,我们隐约看到了自己当年成长的痕迹,青春无痕,很幸运和一群20岁上下的女孩子朝夕工作,再次感受到了青春的气息和轨迹。   江映蓉的左脚还没好,自己完全不管,非闹着要穿上最高的高跟鞋拍照,结果所有人都跟着她后面捏把汗地叫:“映蓉小心你的脚啊!”周五彩排的时候,她还比较乖地只是扭扭身子,不敢大幅度地蹦跳,结果到直播的时候,第一首歌她就在一个小弹簧垫上蹦来蹦去!看得我坐在评委席上直替她咧嘴,心里说,这小姑娘,真行啊!第二轮PK的时候她第一个出场,唱跳一如往日,我在点评的时候使劲鼓励她: 映蓉,脚很疼吧?给你鼓鼓劲!——刚才广告时间的时候,我看了ELLE网站的同事给我发来的短信,在今天ELLE网站快乐女声爱了女生的人气榜上,你排在第一位,为你今天不屈不挠的精神,投一票!支持江映蓉! 很可惜,根据湖南卫视“快女”新闻发言人李浩主任的说法,直播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技术故障,我这段话没有放出来换成了广告。不过,江映蓉听到了,其他评委以及湖南卫视快女组的所有工作人员听到了,现场的一千多观众听到了。 我不知道脚背肿得很高的小江同学在舞台上蹦跳的时候,要忍受多大的疼痛,我不能确定如果我们这些已经不再青春年少的大人们,如果生活中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的时候,我们是否还能快乐地“蹦跳”…….不屈不挠,不仅是可爱的快乐女声的精神,可贵的青春精神,其实也是我们这些大人们要一生坚持的重要品质之一。   从长沙飞回上海,一路上助理意外地接到不肯报上大名的记者电话: “听说晓雪在现场,江映蓉和黄英PK的时候,点评时说了侮辱黄英的话,遭现场粉丝扔鞋,所以湖南卫视用广告时间掐掉了晓雪的点评,是不是这样?” 助理愕然,说根本没有这样的事,你从哪里听来的? 记者支吾说,网上说的,那我们再去查一下吧! 于是上网,看到一个新浪上名为“舞美师“的博客,同事们查到其他网络以及平面媒体的相关报道都由此篇博而起。 链接如下,大家可以一看为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60d090100eg50.html?tj=1#comment 哭笑不得,断章取义也就罢了,居然可以无中生有地凭空想象编造出来?!“舞美师”的工作不知道是记者还是舞美设计,不如转行做编剧,也许更有前途。   鉴于“舞美师博客” 文章内容严重失实,已经对《ELLE》杂志及我本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侵犯了我个人以及《ELLE》杂志的名誉权,此事现已诉诸法律程序。在此严正**,如果有任何媒体在未经查证属实的基础上转载、引述“舞美师博客”上捏造事实的言论,我及《ELLE》杂志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P.S 今天题图照片,是我和部分专业评委,前排左边的两个姑娘是湖南卫视导演组负责评委工作的能干又漂亮的柯柯和小峰,大家在后台候场的时候拍摄的。评委们大部分都是七零年代生人,放张黑白效果的照片,怀念我们幼时曾经共同拥有的简单而执着的黑白图片年代。

发表在 其他, 博文 | 标签为 , , , , , | 5 条评论 | 阅读(37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