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地震

月子生活

      两个小娃娃从肚子里出来之后,我就开始了月子生活。家了请了一位资深月嫂,人称“陈姐”。陈姐人很好,就是规矩多,比如给我立下的规矩就包括在小月子(生产后12天,搞不清是哪位前辈立下的规矩)里不得洗澡洗头,整个月子不许看书看电视上网,不许出门,不许刷牙(只能用产妇专用漱口水),不许沾一滴凉水;严禁受风,因此在恒温25度的家里还被裹得严严实实,脚上穿着棉袜子外还套了一双带后跟的棉拖鞋!每天要吃四个以上的鸡蛋,要喝各种功能的褒汤…..     我不断地给陈姐灌输各种新观念:我的A女友在香港生完宝宝第三天就抱着小宝儿去逛太古广场啦;B同学在美国生完一个星期就穿高跟鞋满世界跑了…… 陈姐坚决不为所动,说你这是在咱中国,你那些女朋友出了国就变了种啦,甭听她们的!邻居黄大哥的妈妈是资深妇产科大夫,耳濡目染下黄大哥也变得很资深,跟着添油加醋,说你现在活蹦乱跳的看着没事,这月子病是六十岁以后才找你呢,你看看那些佝偻着身子走路的老太太,都是月子没作好落下的病根儿……黄大哥还送了我一双北京老字号内连生的绣花布鞋,真正的手工布底,说这你月子里穿完可以留着呀,以后你参加Party,上面穿你的小洋装,下面穿双布底鞋,very cool啊!我哭笑不得,大哥您忘了我的脚不能永远穿39的啊…     总之,我作了一个养尊处优的可是有点无聊的“月子“。在自己家里看电视开电脑,跟作贼一样,陈姐永远都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边哄着小娃娃,一边严密“监视”着我的“违规”行为,然后声音高八度慢条斯理地说:“妈妈干什么去啦….快回床上躺着去,你的腰还要不要呀……”     据说从前的老规矩讲究妈妈孩子月子里都不能见外人,好在陈姐没有严格限制这一条。家里一直宾客满堂,朋友们无比同情地看着穿着睡衣憋得发疯而满屋乱窜的我,抱着我的小娃娃们乱摇乱亲,两个小妞儿很是争气,被美女阿姨们抱的时候从来不哭!(叔叔们都觉得她们太“袖珍”而不敢抱!)陈姐顶多嘟囔说“都把细菌带进来啦”也无奈何。     小娃娃们刚出生的时候小脸瘦瘦,大乐乐小小的脸很有古代美人坯子的模样,我就说像林黛玉嘛。一个月以后,两个乐乐全吃出了小奶膘,都粉胖粉胖的,小小脸变成了嘟嘟脸。我就说,啊呀,怎么这么胖了啊,这哪是林黛玉啊,变成刘姥姥啦!陈姐不爱听了,说“我们才不是刘姥姥呢,我们也不当林黛玉,她有什么好呀,就知道哭!我们当也要当王熙凤!……”     我都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哪个角落存的那些儿歌的旋律,我只要抱起她们,那些旋律就立刻从嗓子眼里可以哼出来,在我怀里的时候,她们有的时候会不错眼珠地盯着我,然后忽然就咧开小嘴笑了——天,那一刻,是货真价实的“千金不换”!如果我抱的是老大,陈姐就会跟老二说:乐儿快听,妈妈抱着姐姐唱歌呢,你要乖,你只要乖,妈妈一会儿也给你唱歌……       很多女朋友发来短信,问的是同一个问题:     当妈妈的感觉,很幸福吧?!     准确地说,“幸福”“快乐”这些词都不够,都不能恰如其分地形容一颗初为人母的心。这实在是有点复杂的感觉:有“有女万事足”的满足,有骨血相连的心疼,有她们大了自己老了的感慨,有多了两个小包袱的责任和压力,有很多即使是我这个偏爱文字的人,也无法用语言准确地描述出来的又喜又怜又哭又笑的心境……     女友有一天聊起来,汶川地震时我捐了几个包去义卖援助灾区的小朋友们,为此在博上给当时还在我肚子里的两个乐乐写了一封信,女友问“假如,只是假如啊,要真的赶上地震那样的灾难,你愿意用你的命,去换她们俩的命吗?“     我笑了,女友还没当妈,所以会问这样的问题,我想全天下的母亲,答案是一样的:如果有那样的时刻,所有的妈妈,都会置自己的安危甚至生命于不顾,用尽最后一分力气来保全孩子。其实,小动物都会这样啊!     ——只是,不做母亲,不知母爱无边。  

发表在 博文, 情爱 | 标签为 , , , , , , , , | 35 条评论 | 阅读(10506)

意志和心气

和大家一样,天天晚上盯着电视连续几个小时地看灾情。 最新的消息说,有个被埋140个小时的朋友,被救出来了,那个坚强的人突破了生命的底线,阳光重新在他眼前照耀。 我经历过唐山大地震,在地震棚里度过一段难忘的时光。但是那个时候还是小呀,并不明白生命的顽强和活着的意义。 做一个非常残酷的“假如”:假如有一天,我们面临这样的天灾;假如真的,我们只能在几十米的地下等待救援;假如外面的人再怎样的焦急和想尽办法,也需要140个小时才能碰到我们的手——那么,我可不可以坚持140个小时? 抛开每个人不同的身体体质所占的部分原因。我想,在那一种情况下可以支撑一个人活下去的,是一个人意志和心气。 好多年前,看过一个新闻记者写的采访唐山大地震幸存者的书。绝大部分幸存者在地下最难过的时候想的事——都是曾经经历或者计划要去做的人生美好的事:想曾经和最爱的人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想孩子的小手怎样调皮地拨弄自己的头发…… 想本来那一天要穿上刚买的连衣裙去约会,想今天本来自己要特风光地在一个重要的会上做个报告……因为想美好的事,自己觉得就有了希望和盼头。 我无法预知,在接下来的人生中,还会不会遇到想儿时唐山大地震那样的天灾;但是,我知道,在我的一生中,一定有很多的坎坷、无奈和无助的时候。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虽然无关生死,但是,关乎我们每个人的生命质量。 所以,我们需要锤炼自己的意志,需要锻炼百折不挠的勇气。生长在和平年代,从小在温暖的家里长大,其实,是挺容易娇气的,容易见了困难就躲,容易被自己的懒惰打败。 心气呢,是人不管在多难多苦的时候,都要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所尊敬的家里一位老人,在“文革”期间被天天批斗,家里败落得月月要借钱度日的时候,她从来都没忘记自己是个美丽的讲究的女人,她依然每天把头梳得很光亮,衣服熨得平平才出门(哪怕出门是去挨批斗)。因此,数年艰难的时光,居然没有磨灭她的美丽,她老了,手粗糙了,皱纹满脸了,可是她依然是个美丽的讲究的女人。 在那样的情形下,虽然大家都在说“不哭”,但是做到“不哭”,是多么的不容易——需要有多强的意志和多高的心气来支撑! 能够帮到灾区朋友的方法,除了捐钱,几乎没有其他更直接更有效的方法。不会救援不是医生,所以认同今天电视里一位主持人的话:把自己的事做好,让自己的人生快乐和更有价值,这样当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够有更好的能力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因此写这篇小文,和大家共勉。有能力多捐钱的朋友,继续捐钱;自己日子有点紧巴的朋友,一定先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做对社会有益的事,一样是在间接地帮助别人;只要有心,总能找到一种方式,帮助到灾区的同胞们! PS,公司的同事王晖,是《心理月刊》的主编,她加入了中国妇联组织的援助团,今天已经飞抵灾区。这个援助团都是心理专家,专门去给灾后的同胞做心理援助。其实很需要呀,在经历的那样的生死悲痛之后,有多少人尤其是多少孩子,需要精神上的支持啊!  

发表在 其他, 博文 | 标签为 , , , , | 3 条评论 | 阅读(11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