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化妆

为自己的生活多开一扇窗户

        曾经在很多年里,我对新媒体一直不“感冒”,怀着一颗七零年代做纸媒的“小心眼”,总在想会有多少人去网上看文章呢,上网怎么可能代替纸张翻起来的淡淡书香呢…….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上网不仅仅是“看文章”,还可以查资料,买东西,交朋友,发神经甚至谈恋爱 。我虽然还是迷恋闻着纸香翻着片儿的“读书”感,但是已经深刻地感受到网络让生活更丰富、更方便和更有趣。         近五年前在新浪开博,才知道有一种网络载体叫做“blog博客”。一开始只是将一些随性的文字放上去,后来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五湖四海的喜欢你或者不那么喜欢你的朋友跟着你的文字笑,跟着你文字哭,跟着你的观点认同或反对——跟着你一起成长。我做ilook,做电视节目主持人,做elle,做妈妈….一年中总有那么一两个难眠的深夜,看看自己从前博上的文字,好象在看一本公开的日记—我知道,你也许也知道,那些文字后面的—成长的秘密.如果有时间,会饶有兴致地看网友的留言,那么多密密麻麻的留言,是一种人与人之间不见面不相识却依然可以交流的感动。         我们一生,即使是一个喜欢交际的人,能够和多少人面对面坐下来对话交流?1000个或10000个?五年博客,近两千万的访问量,世界对我来说变得很小,曾数次在国外某个偏远小城市里,当街碰到过来打招呼的中国留学生,本来素昧平生,但是因为blog聊起来竟好象是熟人;另一方面,我的小我世界又变得很大,资讯来源更丰富,视野更远更宽广,重要的是还可以有机会经常听到对同一件事的不同角度的不同看法…..真实呈现和面对真实,永远都是值得珍惜的生活中最宝贵的部分。         我还可以依稀想起来第一次看到在自己博上不客气的留言时,那一小股酸酸地委屈地难受劲儿,到后来开始认真地站在对方角度想,人家是不是说得有一点点道理?再后来释然,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人人脸上都有张嘴,手下都会打字,既然是个公共地盘儿,自己可以秀,就也得让别人说话才是。         2010年的重点词,一定不会漏掉“微博”两个字。那140个字的小短文,让很多人打开了看世界看生活的新窗口。每个人的微博“关注”都是自己的小宇宙,自由选择爱恨都可入围。人人平等,无论你是谁,一次都只能发一张图片140个字,而这140字有多少人会在电脑前手机上ipad上看到响应到会心一笑,那是另一番字和图与心灵交流的新风景。“围脖”这一年,我的生活开了一扇新窗户,多了一个我与他人之间沟通的新平台。         数年前,当我们的手机刚有短信功能时,忽然发现,原来小小手机间还可以有这样一种有时更清楚有时更罗嗦,但是更温柔更委婉的沟通方式。而微博是人与人之间更透明、更公开、更直白的沟通方式,那一种不必修饰的短平快,绝对是人与人之间的新节奏。           这一年,新玩意儿气势如虹地进入我们的生活,微博,iphone4,APP,ipad……我的想象力不够好,完全不能预测明年这一天我的博我的微博我的编者话会有什么的新名词。两天前,ELLE有了APP,当我在自己的苹果手机上看到ELLE时,那个感觉很奇妙,ELLE不仅是一本杂志和一个网站了,ELLE is mobile now!!!         新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新”得值得期待过,虽然经常回忆老日子的好,但是由衷地欢迎和享受新东西,尽管任何一种新东西都有优势或者不足,好的和不好的影响。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圈子,眼睛所能看到耳朵所能听到,都是那么的有限,而世界如此之大,天外永远还有天,人总是要有勇气为自己多开一扇、再开一扇新窗户,哪怕从外面飘进来的除了温暖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还有小虫子和偶尔污浊的味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一天,每个人都会像离不开阳光一样离不开网络;只是不再抗拒新玩意儿.女人们总在想怎么用化妆品让自己更年轻,其实新的思维新的视野才可以让自己在老的过程中,保持一颗年轻的心。         至少,我得让我一岁就开始玩iphone,一岁半就开始在ipad打游戏的一对小女儿觉得,妈妈是个内外都还“潮”的,思想有时保守,人也不再年轻,但是还在”潮流”之中的妈妈吧

发表在 其他, 博文 | 标签为 , ,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9285)

2009偶尔香艳

         这是篇迟到的博。上周五晚上在上海香格里拉举办的盛大的ELLE2009年度风尚大典,之前一直立志要在现场攥着手机全程把盛事“围脖”一下,结果现场忙得只有接手机的空儿,没有再发短信的空儿…..          四十多位明星,几乎每一个在红地毯前的24小时内和4小时内,都在为自己穿什么走上红地毯纠结,找好衣服的还担心自己不够美,没找定礼服的就更焦心,衣服鞋子都落听儿的开始担心零度下的红地毯是不是要给自己再加件美丽的外套,以保证自己在几十米的红地毯上笑得足够从容…..           自己也为礼服纠结,ELLE年度最大活动,新朋老友欢聚一堂,主人应该带头盛装,到底要穿什么呀?纠结的结果还是小黑裙,上一季的Phillip Lim的黑色长裙,细节的设计和精良的裁剪可圈可点,一直躺在衣柜一角没找到合适机会穿。买的时候还有一尺多的拖地长摆,当时试的时候,非常担心自己的高跟鞋跟裙摆打架,就直接用剪刀把戈地裙摆给剪了,我们时装组恨得不行,说你干嘛剪了啊,好好一条戈地礼服….. 最后一分钟,考虑到温度问题,时装组给我配了件本季秋冬大热的D&G高肩小皮草,我第一次照镜子的时候,自己吓一跳,造型不大我呢!不过足够暖和!Tiffany 的小钻长耳环,希望能让有点沉重的上身显得轻盈一点。和久违的刘烨一起走红地毯,幽默的刘帅哥在获得ELLE年度演员大奖后的精彩发言博得了满场彩。            红色是ELLE杂志的基本颜色,我们对来宾的dress code是要有“红色元素”的正装,为了找一条后半场上台向大家致辞的小红裙,扫遍大小店铺。最后穿上这一条Prada,黑色透明丝袜, Sergio Rossi本季橱窗中热推的脚倮处有特别设计的小短靴。红裙前胸设计大V口,需要有条惹眼配饰,Cartier Agrafe系列白K金项链和耳环,端庄大方,小吊坠刚刚好。Hermes的mini Kelly bag,本来是有个可爱的带子可以拎着的,把Kelly当手包抓着,发现kelly作手包也别具风情。这个晚上小 kelly里面放了一支有润唇作用的口红,两跟棉花棒(担心眼熏眼装全花了),和一摞名片。镶着金色铆钉的Hermes皮质手镯其实是整身最具本季流行点的小配饰。          谢谢植春秀的化妆师小应,我对自己的浓妆向来不自信,一直坚定地认为烟熏妆很不合适我,只有在他的鼓励下,才敢让自己偶尔香艳。          活动临近圣诞节和新年,希望到场的每一个朋友开心。2009年,是一个有点艰难的年头,每个人都压力很大,大家都需要找个机会,让自己偶尔香艳,盛装地快乐地度过一个辞旧迎新的晚上,然后新老朋友一起,憧憬充满希望的2010年。          其实心中有希望,生活就有希望。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35 条评论 | 阅读(1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