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十一月 2016

女儿教我的那些事

我的双胞胎女儿已经8岁,小学二年级。有娃的日子,时光都刻在了娃娃的身上。从前看人家当妈,脑门上都刻着“奉献”两个字,我这种每天自己事情忙到上蹿下跳、包里永远有一张登机牌的职场妈妈,这两个字似乎在后脑勺⋯⋯做妈的更多感触和感恩,来自两个小闺女不谙世事的小脑袋瓜带给已是中年的妈妈的那些小启迪。 女儿上周有个作文作业,老二那一篇是这样的开头: 我在月球上玩,碰到了月球大爆炸,炸弹没有把我炸回北京,而是炸到了英国⋯⋯我在英国碰到了强盗,抢走了我的行李和我的钱包⋯⋯写到这里女儿仰起小脸认真地问我:妈妈,你要是遇到强盗,什么都没了,你会怎么办? 几行字歪七扭八,还搀和着一半拼音,但我看得乐出了声,惊讶于小朋友的想象力,我们的生活远离月球、炸弹和强盗,她也没去过英国,妈妈很好奇接下来故事要怎么编下去⋯⋯ 女儿是乐高的狂热粉丝。最开始买一盒一盒的,按照步骤图来搭;最近一年,她们把旧的乐高拆散成一大箱子的积木,一个小时就可以搭出一个自己的世界,比如一个三层楼的爱莎和安娜(《冰雪奇缘》中的姐妹)的家,比如学校的教室、宿舍和花园、操场;比如几只小动物的卧室和客厅以及欢乐聚会的下午茶场地⋯⋯搭完、过家家、讲故事,然后,全部拆掉,迅速再起一个新故事。 在陪她们搭乐高的过程中,我深深地惭愧于自己对这些小积木的笨拙想象力和执行力,我完全做不到用一堆五颜六色的积木搭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而女儿们就像是建筑师,又像是编故事的专家,层出不穷,花样百出,好像全世界都在她们的小手里。 孩子的想象力,在很多时候启发了我思考问题的新角度。人成熟了,是成长的标志,也是成长的代价,孩子们的身上都有一种魔力,把大人悄悄拉回自己已经几乎遗忘的童年。 当了妈的女人总是说:我们陪伴孩子长大,我们不要错过孩子的童年;其实,孩子同样陪伴我们继续成长,并且帮我们找回那些因岁月打磨,早已被我们错过很多年的天真无邪和天马行空。 编辑总监:晓雪 详情见《ELLE世界时装之苑》12月下刊

发表在 博文 | 5 条评论 | 阅读(4000)

我们为什么要出走

作为一个资深的旅行分子,却没有很认真地思索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出走?或许是因为每一次收拾行李打包出门的心情都不一样。 有时是想逃逸。 我们平时的生活:上班,出差,公事,家事;周末喘口气,继续上班,加班。公事的压力、家事的琐碎,周而复始,走着走着,日子就成了一个圆圈。 旅行,是这个循规蹈矩的圆圈外的一条直线,打破了既有的生活规律。在那条直线上,你真的会找到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和一个新的自己。 直线没有终点,只要一直走下去,永远都可以看到从未看到过的风景,同时看到从未看到过的自己。 有时是想恋爱。 夫妻两个人一个屋檐下,日子过着过着,都会有淡淡的厌倦。恋爱的感觉,在各种务实的生活压力下,被挤在一个夹缝里不见天日。双双出走,好像一场甜蜜的私奔;夹缝中的爱情,会重新开出一朵花,芬芳沁脾。人到中年后,爱情常被人们说成是“奢侈品”,其实奢侈的不是爱情本身,而是两个人是否愿意像初相识那样,再在对方身上花时间与心思,找回心跳的感觉。 旅行,是少夫少妻的蜜月,是老夫老妻的温床。 有时是怀念诗意。 诗和远方,总是在一起被提及。大概是因为人在远方的时候,生活更容易呈现出诗意。就像我们平时很少看日出、赏黄昏、数星星,哪怕我们起再早、睡再晚。只有在旅行的时候,会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身边万物,天地之间那些诗情画意竟都在眼前。同样一杯咖啡或一杯茶,平时喝起来似乎只为了提神,而在一个遥远的陌生小城街角,在海边、在山上、在高速公路的加油休息站,还是那杯咖啡那杯茶,你却可以喝出千头万绪百般柔情。 爱旅行的上海女作家陈丹燕,10年前曾经出版一本散文集《咖啡苦不苦》,记录了她走过的全世界很多城市的咖啡厅心得。丹燕在卷首篇的这几句,读到时心有戚戚,是“为什么要出走”最好的答案: “那是属于我自己的。有时我要长风万里,有时我要归于内心,有时我要抹去自己身上所有身份的痕迹,就渴望一个透明的人,有时万里、十万里之外,竟然回到的是自己的内心。 编辑总监:晓雪 详情见《ELLE世界时装之苑》12月上刊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1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