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一月 2016

迎新

这个月偶然听到一个意大利经典品牌创始人讲自己在台北开店的真实故事,很受触动。品牌在台北开店,算好了时辰,第二天一早剪彩。头天晚上把一切布置好,其中有一大盆盛放的鲜花,黄昏运到店里,被店里的吊灯烤了几个小时,到晚上10点时,鲜花有些打蔫儿。紧急电话鲜花店经理,经理抱着各式喷水壶颠颠赶来。然后两个多小时,经理一边细致地给一朵一朵的花喷水,一边喃喃地跟每一枝花说话,整整和这一盆鲜花絮叨了两个多小时,店里的人都觉得他疯了⋯⋯然而午夜12点后,奇迹出现了,这一大盆花,趾高气扬地怒放在大厅,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剪彩,再没有一朵花低头。 后来店里的人问鲜花店经理:您对那些花都说了什么? 鲜花店经理羞涩地说:其实没说什么,就是朋友间那些家常⋯⋯我相信花是有灵性的,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愿意真诚地和它们说,并且相信它们听得懂。 我信这个故事,信在每一个行业里、每一件事情中,精诚所至之处,花必开,行必果。 猴年开年,时装换季,又一个新的开始。 并不是每一年,都有一腔鸡血的兴奋来迎新,今年的心情就有些百味杂陈,虽然也懂这世界变化快,但是过去的一年,好像变化快得有点让人应接不暇了。在很快又有很多变化的节奏里,难免迷失。 这个和鲜花说话的小故事,其实就是做事的最基本道理。新的东西层出不穷,但总有些道理亘古不变。 我很少被时下流传的那些少年创业早早成名的励志故事打动,上帝眷顾天生聪颖的人,我反正是不够聪明,不羡慕也不嫉妒。我喜欢这种匠人般执著和一根筋的故事,聪明人和笨人都是一样的结果,只要你信,并且坚持。 新的开始,真实生活中就是你昨天为一盆红色的花浇水、跟它说话,今天换一盆粉色的花,继续浇水,继续跟它说话。每天做很相似的事情,日久天长修炼到“苟日新、日日新”的境界。 所以,迎新,大概不是给自己设定一个“不好的都过去,新的一天将一切美好”的虚拟心境,而是不如就老实坐稳在原处,把手头每一朵花精心地修整和呵护得阳光灿烂,这样,每一天都可以是新年。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2028)

CP还是创可贴

我曾经在很长时间里,没搞明白CP到底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是coupling的缩写,反正就是“一对”。这个在网络上被高频搜索和讨论的热词,被网友赋予了种种美好的遐想。被“CP”的偶像们,颜值高,情义亲,完美地般配和默契,好像小时候在工艺美术品商店摆放着的一对对慈眉善目的喜娃娃,每次见到都想买回家供起来。 网络世界的喜欢与不喜欢,即使铺天盖地,人潮涌动,点赞成千上万,骂贴万万千千,终是虚拟空间的游戏,有热度没温度。通过键盘和手机屏幕传递的情感,看着轰轰烈烈,终是欠一点两双手握在一起时的那种过电般的温暖。 现实中的好友,尤其是多年的好友,真实的状态是各自疲于奔命,聚个会要几十条微信约来改去,见了面还可能有人迟到早退,抱怨起家长里短听得人心烦意乱,不见面很惦记见了面竟然会吵起来⋯⋯但是,好朋友就是这样,肉麻时不吝美词地吹捧对方,心疼时愿意陪你一起哭,彼此都知道,各自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早已不是学生时代无忧无虑可以肆意一起混到半夜的年纪,朋友情谊变成了蹉跎岁月柴米油盐中的奢侈品⋯⋯但这么多年,彼此依然在心里给对方留了一个小小的角落。 大概正如毛姆所说“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即使有爱人和家填补那个缺口,有时,还是会有小小的裂缝,呼呼地往里吹着冷风。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听起来没有CP那么时髦,但就好像是一个尺寸刚好合适的创可贴,刚刚好,贴住了那个小小的裂缝,心就暖了。 在心里盘点生命中超过10年的好朋友们,大部分和自己并不“般配”,完全不相交集的职业,不同的生活圈子,互相聊起工作有时会“鸡同鸭讲”,日子其实是各过各的,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过日子像翻书,好朋友就是某一页纸上,最打动你的句子。 一日一日,翻一页过一天,大部分时间,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每行每字到底什么意思就又到下一页了,偶尔,有那么一句话跳出来,心动而驻,忍不住停下来再看一遍,然后会心一笑,继续匆匆忙忙翻书过日子。 我也喜欢在网上看那些传说中好看好情义的CP们,却更喜欢自己生活中真实的创可贴们。在CP们的时代,可以感受到温度的情义,更为珍贵。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1167)

和糟糕事握手言和

无论遇到多么糟糕的事,你都要和生活握手言和。 这是电影《恶棍天使》中的一句台词。 听到这句时,正值岁末年初诸多好消息和坏消息蜂拥而至。 以往开年,都要说吉利话,好像多说些吉利话,一年就吉利。一年又一年,经历很多事,尤其 是扛过种种纠结、挫折、不如意、不如愿之后,想得越来越明白,过好日子更重要的能力,不是粉 饰太平,而是可以和那些“糟糕的事”一握手言和。 “握手言和”,意味着多伤心、多糟心、多痛心疾首的事,都要一口吞下肚,只有自己知道是什 么滋味,然后砸吧砸吧嘴,还可以笑得出来。其实,无论谁,大人物还是小屌丝,碰到“糟糕事”时, 只有先摆平自己,才有可能去解决问题。 曾经觉得生活是一张纸,一边黑,一边白,非黑即白;日子过着过着就明白了 :生活原来是 个球,一直在转动的球。转到明面即亮,暗面即黑。多么闪耀绚烂的光面,转着转着就成了阴面, 风光不再;多么昏暗模糊的阴面,也可能一个蓦然回首,就成就一片阳光灿烂。 所以,好好坏坏,不过都是生活这个球的小把戏。荣辱不惊是大境界,不是我们常人轻易可以 修炼得到的,但至少,在那些无常无情的事发生时,我们努力让自己和正糟糕着的生活握手言和。 在朋友圈发了这句对自己很有触动的台词后,30年的闺蜜微信了我一段中英对照的小歌词。 闺蜜的儿子在小学参加圣诞演出,孩子们唱了一首英文老师自己作词作曲的小歌曲,闺蜜说:当 孩子们稚嫩的声音唱出这样的歌词时,她几乎落泪。 There’s a little thing inside my hat I can’t get out我的帽子里有个小东西我怎么也弄不出来 It’s pointy and it jabbed me 它尖尖地刺痛了我 I started to scream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1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