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十一月 2015

市井暖意

ELLE上海编辑部位于外滩附近老街区的一栋写字楼里。这片地区方圆几里内,风格差异巨大的老建筑和一个接一个的小店铺没什么章法地组合在一起,热闹着,繁华着,不知几时又格格不入地树起了一幢幢五星级写字楼或酒店。我的小办公室就在这样一座突兀而起的高级写字楼里。 只要在魔都,我基本每天都要忙到晚上10点。有一天事情多到爆,早上9点开工,开会再开会,刚解决一个难题,迎面又甩来另一个更棘手的问题,晚上11点的时候,我坐在小办公室的电脑前想哭:算算这一天已经整整工作了13个小时,怎么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做完?!不由觉得自己很无能,强烈的无奈感涌上心头。 拎起包穿上外套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已是午夜。 楼门口有家24小时小超市,收银员刚刚下班,她自行车的车筐里竟坐着一个七八个月大的宝宝,已经晃晃悠悠地在车筐里睡着了。看到妈妈利索地用一根软棉带子把娃娃绑好,我忍不住说:您骑慢一点吧,路这么黑⋯⋯妈妈笑笑说:习惯了,没问题,家里没人看娃,每天带儿子一起上夜班。 走到前面小街,馄饨铺还开着门,老板坐在门口抽着烟,对过路人吆喝:晚上凉,来吃碗热馄饨吧,上海夜宵!门口有年轻男孩骑着摩托来接在馄饨店工作的女朋友下班,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子高兴得一蹁腿上了摩托,搂紧男孩的腰,摩托车呼啸而去,小碎花在夜色里一闪就不见了。 路上还游荡着很多农民工,三三两两,打打闹闹,或者趁着夜色高歌,一个说:“我唱得好不好?”立刻有另一个应:“简直赛过周华健。”我这个路人听得乐出了声,马上又有人起哄:看姐姐笑啦,你再来一首! 街上不算干净,经常赫然出现一个没收拾的垃圾桶,或者泛着奇怪味道的污井口;街上的人不算漂亮,他们经常穿得乱七八糟,不得体更不时髦;到了夜里,街边便亮起诸多奇形怪状、设计得让人忍俊不禁的霓虹广告⋯⋯这番市井气象却令我着迷。每次加班到很晚、从办公室走回酒店的这15分钟路上,所看所遇都神奇地具有非常的治愈力,足以平复我一天的焦头烂额。 写字楼很高,在太高的地方拼搏太久,习惯了向天看,杀气怨气横生。每一个在写字楼里的白领姑娘,都像飞奔的赛车轱辘上的一颗螺丝钉,一直转啊转拼啊拼⋯⋯我其实并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这些市井画面可以平复一个高楼里走出来的人的焦躁和烦乱。也许,真实生活本身就是最大的能量源,当你能够发现并感受到真实生活所蕴含的暖意,才焕发了力量足以走出心灵谜局。 编辑总监:晓雪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