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八月 2015

云端和地面

7月的某一天,卡地亚在南法戛纳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毕加索曾经住过的一所幽静雅致的山间老宅里,举办了媒体欢迎晚宴。老宅的房间里挂着很多毕加索的工作照,画室里还摆着艺术家当年用过的画板和画笔。山上微凉,小乐队在院中弹唱着英文老歌,歌声飘散在夕阳中…… 每每回想起那场黄昏中的晚宴,就有很不真实的感觉。 第二天,在另一座有几百年历史的旧贵族府邸内,600件高级珠宝闪亮地布成一个展览。我被各种宝石闪花了眼,有一颗197克拉的蓝钻,曾被镶嵌在前沙皇公主的头冠上, 卡地亚从苏富比拍得回来,将它重新设计、加工镶嵌在一只手镯上;手镯旁边,静静地挂着公主的旧照。宝石依然闪亮,伊人早已不在。 莫名觉得,那些宝石,好看纵然好看,就是明晃晃得不真实。 我感恩职业带给我这样的“开眼”经历,好像有人悄悄把你捧上了云端,世间各种高大上的极致之美尽收眼底。 可我还是更喜欢真实的生活。 有天冒着大雨下班回家,一进家门,见两个女儿坐在阳台的小高凳上,一人捧着一碗西红柿鸡蛋面;雨过天晴,阳台的落地窗外竟然有一道彩虹,正正好落在女儿们的头顶上。双胞胎兴奋地一边吃面一边反复数彩虹到底有几个颜色⋯⋯那个画面瞬间撞进眼里心底,所有的疲惫烟消云散。 我家里有个旧卡片柜改成的首饰柜。多年前,先生在旧货市场发现这个带很多小抽屉的老式图书馆卡片柜,觉得很合适放我那些耳环啊项链啊之类的小零碎,就稍加改装扛回了家,从此变成我的首饰柜。首饰柜里并没有一件天价的首饰,不过都是每次旅行的小小记忆,是所到之处的一个念想。偶尔空了翻翻小抽屉,就带出一串美好的记忆。 云端的日子虽然得意,久了未免有落空的感觉,不踏实。 地面的生活平淡琐碎,但双脚踩地,闻得到泥土的芳香和柴米油盐的味道,便知道了自己是谁。所谓人间烟火,有烟火气息的人生,才是可靠、可信、可依托的吧。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1060)

鲜女子

网络文化造就了很多从前在书上不曾出现的形容女孩子美好的热词:仙、萌、美腻、软糯甜…… 当看到这期ELLE的子怡封面和大标题A Fresh Season 时,立刻想到“新鲜”的“鲜”——这个汉字真心是一个女人模样和气质所能达到的好境界。 “鲜”字,一个“鱼”一个“羊”,本来形容的是生鲜食品。形容女人呢?我更愿意把这个字假想成:“鱼”描述女人的外表,“羊”指代女人的内心。 外表光鲜,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别以为穿衣打扮、对镜梳妆是女人天生就该熟稔的技巧而不以为然,其实从来没有哪项技巧是天赋的,它们都是学来的、练熟的。如果拿出学生时代鸡鸣而起苦读书的劲头研习妆扮的秘诀,你会发现它们绝对不会难过当年那些功课。 多年前,最开始看时装秀时,总要闪出这样的念头:“这衣服要我穿会好看吗?”紧接着马上提醒自己,哎呦,我可没有模特的魔鬼身材。时装秀看多了,再不会产生这样的反应,在眼里的是颜色和款式的创新,哪怕一个小小的设计灵感,也能让我受用终生。 内在保鲜,更非易事。年纪越大,蹉跎越深,越容易陷入“日复一日”的平淡无奇,而只有像孩童般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具有海绵一样的吸纳能力,不断获取新知识新观念,心才不老。 想想看,一个女人的面孔上,尤其是一张不再年轻的面孔,什么时候最能看到“鲜”的光彩?上了浓妆的脸可能美,但不“鲜”;若你的眼神中既有孩子般的纯真又带着少妇般的成熟,“鲜”气自来。 我喜欢天生一副天使模样的女子,更钟意先天条件平平却把自己修炼成焦点人物的鲜女子每个年龄段都有这样的鲜女子:看似相貌一般,着装也不打眼,可就是有那么一股子吸引人的劲儿,让你愿意跟她聊天,愿意学她穿衣,愿意听她的建议…… 大部分女人如你我,这一世做不了绝世美女子,做不了亘古能女子,不如一起努力做一枚鲜女子吧,即使青春不再,依然鲜如嫩竹。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2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