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七月 2015

涨潮和落潮

这个夏天的假期,旅行来到了法国北部的圣米歇尔山。这座小山孤零零地矗立在一片灰色沙地之上,远看似乎漂浮在海水中。公元8世纪,山上建起了第一座小教堂,此后千年,这座88米高的锥形小山成为基督教圣地。历史上,圣米歇尔山以潮水落差巨大而著名,最高潮和最低潮的水面差高达15米,涨潮时似乎整个岛都要被淹没,潮水退去岛又浮现了出来。小岛入口处,贴着一张潮水涨退的时刻表,精确到每天几时几分。我去的那天,时刻表上写着:19点38分,涨潮。小客栈的前台姑娘说,可不能错过涨潮,到点儿一定要去看。 提前10分钟,就巴巴地站在岛上往下看。大片大片的海水涌过来,浪不大,折腾半天,也就淹没了小岛的脚后跟,然后便平静了。万分失望地问当地人,这就是传说中的涨潮吗?好像不那么轰轰烈烈。当地人解释,传说中那种淹没了小岛的涨潮,是要海啸时才会出现的,几百年遇一次。 那时,黄昏中的圣米歇尔山不再有白天熙熙攘攘的旅行团和游客,非常静,站在修道院的花岗岩墙垛上,清晰可闻海洋里每一朵浪花的声音。想着小岛潮水的传说,这潮起潮又落的故事真心就是人生啊,多少人为了追求轰轰烈烈的人生高潮不休不眠地奋斗,但涨潮又如何,一个时代能出几个英雄?就如几百年才可遇一次大涨潮;绝大多数人,绝大多数的人生,不过是在小小的涨潮和落潮中起伏。日子好不好,自己是不是快乐,无关潮起潮落。懂得知足感恩,有让内心平静平和的力量,平凡中也能咀嚼出好滋味,恰是最好的时光。 小时候,长辈们总是说——人往高处走,好像“高处”的风光无限好。这句话一直令我们无限向往高处的风光——所谓“ 人生涨潮时”吧,而忽略了从低处攀登到高处所付出的努力,那是无数个潮起潮落的纠结和迂回。其实人生这座山,山脚、半山腰和山顶,各有各的好风景。不拿自己的“没有”去比人家的“有”,更不该因为自己已经有了就笑人无,好心态是感受好风景的前提。当你不那么在意自己攀到了哪个高度,注意力集中在沿途风光,反而常常有好心情。 涨潮和落潮,只有相互映衬,才产生落差美;人生如斯,有巅峰有低谷,才是丰富的人生。

发表在 卷首语 | 留下评论 | 阅读(880)

颜值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是个“好色”的女人,喜欢看到团队里的女孩子们每天漂漂亮亮地来上班,也乐意对长相俊朗的男孩子多看几眼。“颜值”的说法没有流行以前,“漂亮”一词听起来虽然有点俗气,但是,长得漂亮打扮得漂亮,让自己和别人都心生欢喜,人生的确可以更漂亮。 “颜值”意指容貌的数值,既然以数字计,就有高低之分。此词一出,一夜之间,评断一个人就多了一条硬标准——你的颜值几何? 强调得过于频繁,“好色”如我,也略有微词。 首先,我们女人高估了男人对女人颜值的要求。是不是有才有品有实力的男性在看一个女人时,都会把外表的漂亮程度列为首要考量的因素呢?去网上随便搜一轮,看到成功男人的妻子们,哪一个的智慧不比颜值高太多?女人要有的软实力:知识、气度、性格⋯⋯每一项都比外貌重要太多。其实我们都懂,岁月蹉跎,最禁不住时光拷问的正是颜值;能够缓缓沉淀积累下来的,是女人内心的好品质。 其次,女人自己也高估了颜值对我们一生的影响力。如果一个男人仅仅因为你的外貌可人就决定娶你,你敢嫁给他么?青春固然姣好,却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传说中的爱情,比如法国年轻的财政部长娶了自己中学时代的老师,妻子年长他20岁,他们彼此吸引的一定不仅仅是外表,哪怕媒体称财长夫人“风韵犹存”。 高颜值就会有高收入么?此说更荒唐,没有哪个公司的高管只凭容貌就可以扶摇直上。 有句话说,女人30岁以前的容貌靠父母,30岁以后的容貌靠自己。法国人还有一个更精妙的说法:女人30岁以前的性感靠比基尼和迷你裙,30岁之后的性感靠知识的积累和气质的修炼。 我们本不必自扰长得好看还是不够好看,或者纠结是否要把自己“整”得更好看。发达的科技让容貌之美有了很多捷径,只是那终归都为一时的美;一世的颜值,归根到底还需要水滴石穿地积累打磨。 当有一天,你在镜子前,看到镜中人自信而自知,优雅而得体,完全不在意世俗意义上的颜值几许,或许这就是一个女人颜值最高的时候。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2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