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分钟,约会柏林


这期杂志截稿的时候,我正在柏林出差,参加Global Female Leader Summit,代表中国女性在会上演讲。此行在柏林停留了48个小时,大部分时间待在会议室里。
一个城市的魅力,并不因为你停留时间太短而错过,就像一段异乡的艳遇,擦肩而过,而回味无穷。登上回国飞机前,我溜出会议室,让自己和柏林有了一场150分钟的约会。
朋友圈朋友的留言:去柏林一定要去Pergamon,帕加马博物馆。
一路小跑进了帕加马,果然被震撼。古希腊、古巴比伦的文化、古建筑,以重现的方式展示在小小的博物馆中,最赞的是居然有中文语音解说。当挂着耳机,听着配有古乐的解说在讲公元前的小故事,时光静止,思想已入世外桃源。
欧洲有一种职业,叫“古画修复”。数年前曾经有一位艺术学院毕业、将青春献给教堂里的古画的女修画师对我说:有人说我的工作枯燥、没有成就感,我感觉正好相反,每天通过笔和颜料与古典大师对话,用青春修复历史,那是至高的荣幸。
从此喜欢看欧洲博物馆里那些修复古画的场景,在帕加马再次遇到。一个时髦、好看的女孩子,穿牛仔裤、白衬衫,系丝巾,戴手套,一笔一划,如在无人之境。我仰头看了她很久,仰到自己累了,才舍得离去。
从帕加马出来,博物馆门前有个卖火腿煎饼的小摊,香气飘好远。捧了一个热热的煎饼,像参观博物馆的年轻人那般,坐在草坪上,边发呆边啃煎饼,阳光裹着煎饼里的火腿香气扑上身,浑身上下都暖洋洋香喷喷。
回酒店的路上,路过菩提树下的一所大学,旧式宫殿改成的,好气派。细看竟是著名的洪堡大学,马克思和海涅上过学的地方。校门口闲散地摆着书摊,随手翻翻书,虽然看不懂德文,但翻一翻莫名就让自己开心了。
快到酒店了,路过德国著名瓷器品牌梅森的专卖店。从前逛欧洲的周末市场,先生总要举起一个个杯子盘子,希冀在它们的背面看到有三个“X”的梅森logo。我还是第一次进到梅森的专卖店,选了梅森和当代童话插画家跨界合作的“猫和老鼠”小摆件,带回家,书柜里将又多了一段旅途的记忆。
150分钟很短,行色匆匆,却有小小的满足,不枉此行。
或许,这世上每座大城小城都是美丽的。对路人而言,心中有什么,眼里就会看到什么,有心人总不会辜负每一段旅程。

此条目发表在 博文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 阅读(569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