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一月 2015

才貌双全是基本款 GREAT EXPECTATIONS

有个1986年出生的设计师小妹妹,长得好看,设计有特色,自己的工作室生意兴旺,还是中欧EMBA班上最年轻的学生。有一次和我吃饭,小妹妹说: 雪姐姐,我们这一代女孩儿,才貌双全是基本款。 我听了小惊,85后压力好大,那有才无貌的,或有貌无才的怎么办呢? 小姑娘答:我们这一代成长的条件比你们好太多,天赋和天生的优良素质高;开始奋斗的时间比你们早,可以努力的空间比你们大,所以我们敢说——才貌双全是基本款。 这话我赞同。 老话里不乏对女人“才貌”的结论性说法:女人无才便是德,胸大无脑,头发长见识短。才和貌,似乎很难统一在女人身上。敢说“才貌双全”的,一个林徽因一个张爱玲,那都是极品。 时代大不同,现在每个女孩子,都有条件做“极品”女人。 才和貌的标准,更宽泛也更宽容了。 “貌美”除了从前定义的天生丽质、沉鱼落雁,今天更多女孩子是通过塑造自己的style达成的。看那些街拍红起来的女孩,五官无可挑剔的很少,人们之所以记住她,皆因她style美,或者特别。有风格有特点,是当下为“美”设定的一个重要标准。如此说来,好不好看,变成了一件可以修炼的事。 “有才”的标准变化更大。从前的“才”意指才气,如今的“才”,不仅是才气,还有勇气和志气。很多年轻女孩,敢于创新,敢于创业,敢于试错,敢于尝试一切可能,只为实现自己或大或小的梦想。至于是否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并不那么重要。活得有质感,当下很精彩,这样的女孩都是有“才”的。 那85前怎么办?当我这个70后坐在振振有词“才貌双全是基本款”的1986年出生的优秀女生面前,汗颜之后,也有释然,人生最有希望的是:你本来以为已经错过的一些事情,仍有机会用全新的标准重新来过。 一切都来得及,做个才貌双全的女人,共勉。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2418)

姐要做更自由的自己 NEW FEMINISM

ELLE英国版2014年12月刊的封面女郎是Emma Waston,封面主标题是ELLE Feminism。 Emma Waston2014年在纽约的一段演讲网络上广为流传,演讲中这个1988年出生的姑娘如此诠释当下的“女权主义”:“如果男人不再必须依靠争斗获得认可,女性不再以温柔顺从为天命;如果男人不再必须控制,女人不再必须被控制;如果男性可以自由表达软弱,女性可以自由表达坚强……如果我们停止规定彼此不该怎样,而是开始思考自己是什么,我们都能够变得更自由。” 大部分姐妹,包括我自己,在认真做功课之前,其实并不清楚“女权主义”到底指的是什么,于是敬而远之。关于这个问题,ELLE做了5000人的调查,只有9%的人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 看了小Emma的演讲,恍然大悟,如果再有调查公司问我这个问题,姐乐于回答:姐是个女权主义者。 在婚姻生活中,如果你不为男女双方谁挣钱养家、家务如何分配、谁更能做主种种问题而纠结;在工作中,如果你不因为怀孕而过度精神紧张,不因为自己是女性而过多要求和男同事如哥们般平等交流;在思想上,如果你不给自己设定“女人就该相夫教子”、“女人就该收拾家务”的条条框框…… 那么,恭喜姐,你是活得比较明白的女人。何谓“女权主义”?概念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尊重自己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的感受,那种独立的自由的感受。 总会听到身边女孩子们不甘的声音:我为他种种牺牲,这样那样按他的喜好雕琢自己,他为什么还是离开我?试着换一个角度去想,当一个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失去了自己作为独立个体的魅力时,对方还会珍惜吗?珍惜的,是彼此间的珍惜;不珍惜的,随他去吧,好男人真心遍街都是,只要姐有足够的魅力。 姐并不在意你们称呼姐什么,女强人也罢,女汉子也罢,剩女也罢,就当和“美女“之类词汇一样,照单全收,权当是赞美。女人不能干不是错,女人能干更不是错;女人嫁人是天经地义,女人单身一样可以有好日子。 当你把女人两个字,只拎出一个“人“字仔细思量,缠绕在我们生活中关于 饮食男女的那些问题会豁然开朗,这大概算是“女权主义”的思维方式吧。 姐要漂亮,要挣钱,要男人,要孩子,姐还要思想的自由和自由地思想;想 温柔时姐可以柔情似水,想彪悍时姐可以雷厉风行,不必规定姐到底应该是什么 样子,姐只是想做更自由的自己。 好吧,开年,每个女孩儿,来做这样一枚“姐”吧。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4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