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四月 2014

青春的修行 live for the moment

年轻的时候,关于青春,想的最多的是“挥霍”两个字。挥霍爱情,挥霍时间,挥霍生命,反正年轻,经历总是好,什么都经受得起。 像我这样不再年轻的人,重新想青春,想的最多的,竟是“修行“两个字。修行本是佛家词汇,在《辞海》有一句拗口的解释:修行是指具有自我意识的客观存在为了实现自主进化这一目的而主动对自身施加的一系列约束的总称。 显然,挥霍和约束,有一点矛盾。 二十几岁的时候,无论如何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前辈们要给自己那么多框框,我第一个老板在我上班第一天很认真地跟我说:“上班不可以迟到,5分钟也不行。”迟到5分钟无非是多在床上赖了5分钟,青春有多少个可以挥霍的5分钟啊,迟到了又能怎样?类似的框框很多,我那个时候更多地觉得是老人多事,大人们好辛苦,我的青春我做主。 三十而立,对这个世界刚刚开悟。开始懂得:青春最大的资本是用年轻的身体和精力,去积累和尝试。聪明人,可能很快找到成长的方向;笨些的,只能笨鸟先飞。幸运的是,我在那个年龄里笃信自己是笨的,必须先飞。所谓先飞,其实就是比身边人更勤快一点点,更认真一点点,更努力一点点。从迟到5分钟,改成早到5分钟。 四十不惑,放弃追问年轻时曾苦苦追寻的很多问题。每个人自己的日子,都在自己手里,别指望别人会给你答案,日子就在那里,时间是生命中的硬道理,所有答案都在其中。曾经青春的那些挥霍或约束、荒废或努力,都结结实实地报应在四十以后。 回过头来再想二八年华,那些大人们啰嗦的道理,其实都是岁月给的答案。不听,岁月在未来会给你好看;听一听,成长更快。出名要趁早,看看趁早出名的年轻人,成功的道理殊途同归,都是比同龄人付出更多、辛苦百倍。 好的时代,坏的时代,成功都没有捷径。青春只是人生的开始,却是决定人生后半段最重要的初始积累。别放弃人生任何可以为之努力值得付出的阶段,共勉。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3229)

旅行路人 A JOURNEY TO MYSELF

这期主题为“旅行”的杂志在后半本介绍了4个神秘而有风情的旅行目的地,我曾经走过的是西西里。 从北京到西西里,远得有从地上到天上的感觉。转飞机,转城市,当飞机降落在西西里岛中心城市巴勒莫(Palermo)时,像一个梦开了头。一切都和想象中的不一样,西西里是一片热情、美丽和温暖的土地,这趟旅程,是我多年的旅行中惊喜和惊艳最多的一趟。 旅行中,很享受一种路人的感觉。你不认识这个城市,这个地方也不认识你,因彼此未知,而彼此启发。 我以前一直没想明白,为什么有些灵感来自西西里的意大利时装品牌总是一年四季不厌其烦地张扬鲜艳耀眼的花朵图案?到西西里的第二天就懂了。那样的一片岛,地中海要塞,有曾被希腊、罗马、阿拉伯、日耳曼诸多民族统治过的历史,再有阳光和西西里人的随性,这些体现在西西里女人的服装上,就是遍街的花朵吊带长裙。走在西西里大街上,如果不穿一条花裙子,自己都觉得不能和岛上的空气融在一起。 最喜欢的小城叫锡拉库萨(Siracusa),抵达之前满脑子都在回放莫妮卡·贝鲁奇主演的那部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走在女主角挺胸抬头招惹路人侧目的那个小广场上,很有梦想照进现实的小幸福。坐下来喝一杯,丰乳肥臀的妩媚姑娘扭着腰过来点完单后,激动地跑去告诉大厨:我们店里来了中国人!于是,大厨出来打招呼,人家不会英文,我不会意大利语,彼此就用微笑和手势问好。 多年前读过一本小说,有个章节里说西西里有个叫卡塔尼亚(Catania)的城市,曾经历9次遭火山喷发破坏又重建的过程,小说的男女主人公就在一次火山喷发时相遇而相爱。本已忘记这个故事,此行也只计划在卡塔尼亚停留一晚。下午坐火车到了后便迫不及待上街,发现小城里人好少,一路莫名。太阳正晒,回到小酒店午睡,一觉醒来傻了,小房间的阳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灰,满街、满城像被灰重新做了包装。原来,火山灰刚刚来袭过,城中居民应是早早得到通知,难怪下午时大街上人少。黄昏时分,人们才又重新熙熙攘攘拥进中心广场。 陶尔米纳(Taormina)是个甜得腻人的海边小镇。我去的那天,一条街上所有的教堂都在举行婚礼,街头巷尾的情侣似乎都在度蜜月。小城的景点已经模糊,却难忘满街的花果香和满眼的手拉手嘴对嘴的情侣们。 坊间有很多西西里黑手党的传说,这一路连黑手党的影子都没见着。巴勒莫有家角落里的牛肚汉堡小店,传说当年黑手党老大在这里被谋杀,小店因此而闻名。巴巴地赶过去,在简陋小店啃着味道不错的2欧元牛肚汉堡,想象着黑手党拼杀的样子,小小的惬意。 很享受做路人的感觉,心已放空,眼睛所见,甚至耳朵所听、鼻子所闻,都变成新鲜的生活灵感。旅行的意义之一,是你叫醒了内心深处的自己,为每一个微小的细节而感动,为每一个普通的美好而感恩。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2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