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二月 2014

小而美

读EMBA时,我曾经选修了一门课《创业学》,不是因为自己想创业,而是想听那些创业的故事。几天的课程上完,我印象最深的,是教授讲的关于“小而美”的创业思路。 风靡全球的苹果手机里有一个小小的零件,那个零件至今只在日本北海道一个不到两百人的小工厂生产。教授讲的这个案例我无从考证,但确实很有启发性。在日本有诸多类似的小企业,只专注做一件产品,不求扩大和扩张,只求做到极致的完美,完美到别人不可复制,或者因为复制成本太高而无人复制。 日本文化里有“职人”一词,最初指“有一门技术的手艺人”;还有个成语“一生悬命”,即一生把命都悬在所从事的职事上,是职人敬业精神的形象写照。世事变迁,“职人”的含义演变为各行各业中优秀和执著的从业者,用一生的时间去研究和实践某一个细小的技术,精益求精到所能达到的最好程度。 “小而美”并不只是一种企业的模型,细想起来,“小而美”是挺好的人生态度。 听一些年轻人描绘职业梦想,非常高大上,要做资产几个亿的企业,要风投、要融资、要上市云云。不是不好,只是大得连听者都颇感吃力。在商场实战中,能做到的人又有几许?人们总认为登到顶峰的人才是英雄,有谁想过,爬到顶峰的人因为数年里只想一心向上攀登,错过了路上的多少风景?做英雄的代价非我们常人所能想象。 小时候,家里的家具大多不是买的,而是请小木匠来家里做的。我很喜欢和木匠小哥聊天,他的口头禅是“慢工出细活”,无论你怎么催,小木匠总是说“好东西需要时间”。这个时代早已不需要小木匠,但小木匠何尝不是一种精神:一个人、一套工具、一身手艺,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琢磨手头的活计,难保不能成为大师。 假如我是一个创业者,我一定选择一件“小而美”的事情去做。每个人此生要做的事,犹如命运派发的一堆木头。有的人用尽心思攒足千万吨,造一栋顶天立地的高楼;有的人先打磨手头已有的这块木头,精雕细琢,让木料在手中开出花。两种选择是两样理想、两个生活方向,没有对错,只是我更喜欢后者。 对工作对生活,非常甘心于“小而美”。时下商业氛围如火如荼,各种节奏应接不暇,我却依然向往拥有从容的心态——慢慢来,从一件小事做起,努力做到水滴石穿般的好。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2485)

和流行趋势断舍离 wising up to fashion

三月时装春夏开季,每年时装杂志的三月刊,扑面而来的都是新衣新包新鞋。爱美的女孩们乐着翻杂志,寻找新一季的购物目标。我和编辑们一边用漂亮的图片、华丽的辞藻为大家诠释新一季的各种流行趋势及“must have”时髦单品,一边不亦乐乎地为自己罗列新季购物清单。 最近迷上日本女子山下英子的“断舍离”理念:断=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舍弃多余的废物,离=脱离对物品的执著。我理解,断舍离并非不买新东西,而是重新审视自己与物品的关系,从关注物品转换为关注自我——我需不需要。一旦开始思考“需要与否”,就应努力将身边所有“不需要、不适合、不舒服”的东西替换为“需要、适合、舒服”的东西。 说实话,我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拿不准追求时髦和“需要、适合、舒服”的关系。作为一名坚持将臭美进行到底的女子,时髦是一定要时髦的,风格也是必须要建立的。只是,有一天忽然发现,衣柜里已经堆放了太多因为想应上某季潮流而入手的衣物,穿过用过一次后发现不舒服或者不适合自己,便将其打入冷宫,某日拎出来,恍惚想起是那一季的时髦款哇,只是真心不是自己的style。好好一件衣服,就这样在衣柜里成了废物。 山下英子在《断舍离》一书中说:人生种种烦恼,总纠缠于对物品的执著之中。虽然认同这一观点,但我等俗人并不能就此决心和物质隔离,只是确实值得思考——在看到又一批新的美的设计时,在研究新季的时髦、流行、趋势时,在忍不住想添置新品时——真心有必要多问一次自己:它真的合适我吗?真的是我需要的吗? 女孩们的烦恼总是相似的:东西越来越多,衣柜里堆了一层又一层,鞋柜扩了又扩,花大量时间去整理,甚至贴上标签,然后——最常穿戴的永远是那几件。有些小可爱,不过是心一动就买了,拿回家立刻觉得哪儿不合适,又舍不得送人,总以为有一天能用上,于是存着,堆着,一年又一年。“舍弃”是“断舍离”重要的核心理念之一。学会舍弃,是人生的大智慧,我们小女子不妨从舍弃衣柜中那些不穿戴的物件做起。 做这本三月刊时,“断舍离”三个字始终萦绕心头。仔细学习了我们时装组分析的春夏流行趋势后,我准备彻底清理自己的衣柜,慎重买新品,用时装编辑们传授的搭配技巧把老衣服搭出新感觉。衣服不在于新,但流行趋势一定要了解,了解了才知道如何“断舍离”。 衣服穿得好,好到极致是“自由”,是人穿衣而非衣穿人。为女人穿衣的自由境界,共勉。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1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