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九月 2013

童话心 the child within

这个月,我在中欧EMBA两年的课程即将结束。最后一门课,老师布置了一项课前作业,非常有意思:每个学员完成一幅“理想画卷”,用绘画、照片、录影、剪贴,任何表现手法都可以。 看起来像给小学生留的作业,让我想了很久。将理想画在纸上?太多年没有用这样的方式思考过了。交作业后,全班同学——平均年龄40出头的中年男女们——分享了彼此的“理想画卷”后发现,大部分人内心深处的“理想”是蓝天、白云、大海、森林、木屋、气球、小动物……原来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童话。这个童话或许和现实有很长一段距离,但是,依然是每个人心中最渴求的。 我是个坚定的童话分子,至今依然笃信小时候所看童话书中讲的道理,比如好人坏人论,心地善良的好人即使历经磨难必将有好结局,坏人就算一时得势终将下场惨淡;比如爱情都是丘比特安排好的,每个女孩都有一位白马王子在等着她,只是需要耐心等待;比如这世上的所有事情,都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不要急,好报应坏报应,都早晚会到。 人生最奢侈的是什么?每个人在每个阶段的答案都不一样。对现在的我来说,那就是希望自己永远保有一颗童话心。英文奢侈luxury一词源与拉丁文的“光”——lux,也许在这个单词诞生之初,人们就希望“奢侈”应是某一种可以照耀人心的光亮吧……童话心,虽然经常在现实中被无情击碎,但我们心底深处,总该有些小而美的光亮值得坚持与呵护。童话是浪漫的,简单的,纯粹的,也是彩色的,透明的,有光环的。若拥有一颗童话心,即使世事再嘈杂混淆不如所愿,即使梳朝天辫跳方格子的童年已渐行渐远,还是可以给自己一个小小的空间,偶尔犯犯傻,去做一件四六不靠可总想试试的傻事;可以经常发发呆,任凭思绪在无用和无为中飞翔,做个白日梦,醒来告诉自己: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建设现实中的美好需要众人努力,需要机缘巧合;保持心里的美好,一颗童话心足矣。好日子并不只是岁月安好,更多是在岁月不够安好时,人心依然向善,在无常和无奈的缝隙中,有能力找到一束光亮,或者让自己成为一束光亮,照亮自己和别人的小日子。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4787)

25岁的理想和勇气 forever young

我大学毕业到25岁,在一家电视公司做事。因为经常采访电影导演和演员,就迷上了电影,很单纯执著地迷恋,觉得做电影是个特别牛的职业。后来,香港嘉禾电影公司在北京开设办事处,我拐弯抹角听说他们在招聘员工,一腔热情去应聘,被命运垂青,得以做了4年多专业电影人。 在嘉禾工作的后两年,我负责演员管理和影片上映宣传,经常和媒体打交道,又迷上了杂志,也是很单纯执著地迷恋,认定做杂志是女人最理想的职业。后来,洪晃创办本土杂志iLook ,问我要不要加盟,彼时我已临近30岁,在影视圈摸爬滚打刚刚摸出门道,但一听有机会做杂志,扭头辞职,奔着梦想而去。 36岁,本命年,成为ELLE中国版编辑总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36岁时会换一个城市生活,而新的工作是去掌门少女时代最爱读又感觉遥不可及的一本杂志。到今年,在ELLE刚好7年,好像一直在开一辆勇往直前从不回头的拉力赛车,月刊、双刊、半月刊、iPad杂志ELLE+……每冲过一个赛程终点,都想,下一年日子能轻松些吧?明年又有新的目标。疲惫时会想,自己为团队制定的“不做第一,就做唯一”的目标,是不是给大家挖了一个陷阱?但是很快就发现,职场中的快乐不仅仅是达成目标,而是超越自己——超越自己,比做了各种第一还要痛快和满足。做媒体最有趣和最挑战的理由是一样的:你一旦重复自己,就意味着将被淘汰;你必须充满勇气地不断推翻自己,满怀理想地创建新的自己。这个过程很痛,换来的所谓“成功”也不一定被所有人认同,但每一次小小的成就,都让人无比自豪和快乐。 人生是一盘奇妙的棋,每个人的对手是命运,即使胸有成竹,你依然不可预测命运下一步将怎么走。新路永远没有老路通畅和熟悉,回过头再看每一段曾经陌生和曲折的路,理想和勇气这两个听起来很虚幻的词,却真心仿佛盖茨比每天深夜站在海滩上遥望并想拥抱的那盏绿灯,是支撑着一个人以及一个团队不断向前走的最重要的内心驱动力。 有关25岁的记忆,最令我怀念的就是当年的理想和勇气。努力在离25岁越来越远的时候,依然不断激励自己:我是一个有理想和有勇气的人。 这一期是ELLE China创刊25周年的纪念刊,与我们经常提及的“ELLE是进入中国的第一本国际女性大刊”这句介绍相比,我更喜欢说:“ELLE中国版与时俱进,25岁,仅仅是开始。” 本月上下半月我们要为和ELLE一起成长的亲爱的你献上4本纪念刊,希望这4本刊值得你永远把它们留在书柜里。谁都不可能永远25岁,但任何一个年龄,只要你有理想和勇气,都可以说:仅仅是开始,精彩在后头。做杂志的我们,看杂志的你们,以及今年25岁的“她”——ELLE China,共勉。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2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