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二月 2013

极简女子 back to basic

2013年春夏潮流,时装界喊出“新摩登女性”的口号。从时装趋势上来看,这次“摩登”的重点是“极简”,一条廓形讲究、剪裁利落的连衣裙,是代表本季潮流最典型的款式。 喜欢“极简”这两个字,总以为,极简也是一种值得推崇的生活态度——做一个简单的人,穿一条简单的裙,有一颗简单的心。 每个人都觉得现在的生活不堪重负,每天睁开眼感受到的不是阳光的明媚和温暖,而是压力。细细数来,像阳光这样的温暖细节,例如父母的呵护朋友的问候、一个短信一句话一条微信一个表情,日常生活中随处都是,只是越平常的情感,越容易被我们忽略。你看生活的眼光越纯净,生活就越纯净;你看别人的眼光越简单,对方就是简单的人。平常人的平常日子,并没有那么多生生死死、海誓山盟,何不用平常心去感受平常的温暖? 极简在时装上的体现是非常“内秀”的,极简不意味着不讲究细节,只是细节藏在内里和不经意之间。相比张扬的流苏、花边,我更喜欢简单利落的线条;相比张扬的个性,我更喜欢中国女子自古以来的内敛、内秀。那一种不动声色的力量,就如同一件毫无装饰却廓形讲究的裙,好看都藏在针脚中,动静皆宜。好裙好个性,合在一个女人身上才有无敌的美。 极简还是一种难得的心态。世上好东西很多,值得追求、拥有的好东西多不胜数。好比有时清晨,我们在镜子前,思忖着是往小裙上别个胸针呢,还是再加条围巾才更妩媚,结果很多时候,发现任何一件都多余,那个简单大方的你,刚刚好。肯放下一些牵挂、放弃一些欲望,心情才有机会放空,得以乐享轻松。 世事愈发嘈杂,希望只做一个极简的女子,心中自有方寸,将复杂的生活简单化,将复杂的欲望简单化。简单做人,简单处世,拥有一份简单而实在的快乐。

发表在 博文 | 留下评论 | 阅读(2865)

过 年 Chinese new year

这两年,不知道是不是老了的缘故,特别喜欢怀旧。虽年年过年,但总觉得:怀着小时候的那种心气儿过年,才叫过年。 小时候我属于那类不漂亮女孩,单眼皮,干巴瘦,用大人的话说是“还没长开”。家里不富裕,平日里难得有新衣穿,但是过农历新年,妈妈一定会给我和妹妹各准备一套全新的衣服。买不起商场里那些漂亮的衣服,妈妈却总能像童话中的仙女,用天生的巧手和一台缝纫机,点化出一套让我笑开了花的新衣服。 穿上了新衣,就盼着在王府井儿童用品商店工作的舅姥爷来家里拜年。因为舅姥爷每次来,必带给我一个商场里卖的洋娃娃。那个小娃娃,就变成我腊月里开心雀跃的最大期盼。偶尔,舅姥爷说要回南方老家,不在北京过年了,我那个失望啊,年三十吃饺子都撅着嘴。 喜欢一家人忙活年夜饭的情景:大人们好放松,厨房里各种寒暄和嬉笑,洗菜的剥蒜的切肉的小火慢炖的上锅爆炒的,满屋飘香。孩子们可以尽情胡闹造反,穿着棉袄棉裤在院子里撒野,跑饿了再带着一身泥上楼跟大人讨一块已经酱好的肘子。肘子一般在年二十九就已酱好,阳台上冻一夜,再切片上桌,是家里年夜饭的第一道凉菜。 过年那几天,天上如果能飘着雪花就更有气氛了。那时,没有春晚,没有麻将,更没有卡拉OK,压岁钱三五元,我记得自己当年为了想买一把45元的吉他,足足攒了三四年的压岁钱。只有浓浓的亲情,用最质朴的方式,在大年里的每一次串门、每一顿家常饭、每一句“您过年好啊”中慢慢地弥漫开来。 现在,大家都去餐厅里过年了,因为太忙,忙得懒得为一顿年夜饭花时间去准备。亲朋好友相聚,聚起来后倒更像开“抱怨会议”:抱怨食品安全、空气污染、物价疯涨还有世风日下。有人说过年好像过关,各种攀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有人不住叹气,日子明明是越来越好,越来越富裕,过年却没了年的味道,到底为什么? 年前上国学课,北大的教授号召大家忙里偷闲读一读《四书》。我非常喜欢《中庸》十四章:“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读着读着忽然悟出,大概我们缺的是“知止”之心,凡事有度,不贪不腐。正如杨绛先生所说:保持知足常乐的心态才是淬炼心智、净化心灵的最佳途径。 当你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中国的大年就要到了。这一期是时装开季刊,时装的趋势在这个即将到来的春夏有着五彩的新颜色、多姿的新款式。而平常的生活,虽日日新,却还是希望有些感觉、有些心情,可以如幼时般单纯而美好。 用一句老北京过年相见时拱着手作着揖说的四个字代表一个北京大妞儿对每一位读者朋友的新年祝福:您——过——年——好!

发表在 博文 | 2 条评论 | 阅读(3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