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九月 2012

中国好文字 Wealth of our nation

在我6岁到16岁期间,我做语文老师的妈妈一直热衷于让她的女儿每天清晨在楼前小院里背诵古典诗词以及古文段落。我曾经对此深恶痛绝,那些绕口的古文不仅难懂,而且难读,今天谁还用这样的语言说话?把它们背下来到底何用? 很多年后,我深深感恩有个懂得中国古汉语之好的妈妈——她让我在小小年纪就将那些典雅的古文印在了心底。 中国文字的悠长韵味,在白话文中已经很难读到。文言文藏着的文字的韵律、节奏之美,只有熟读过、背诵过,才会存于心里,润物细无声地滋养我们的心灵,不经意地在笔头口头流淌出点点滴滴。 那些简约而不简单的古文,蕴含着中国式的人文修养和处世之道,令今人受益无穷。 本期是ELLE第四年做China Issue“中国主题刊”。谨藉此刊,和读者朋友分享几句幼时曾经背过而不懂、如今背不下来却体会颇深的道理。 ● 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孟子·离娄下》 先懂得爱别人,才能得到别人更多的爱。你怎么对待别人,别人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你。若想受人敬爱,必须先敬爱他人。 ● 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荀子·劝学》 雕刻了几下就放弃,哪怕是一块本来就已腐朽的木头也刻不断;如果一直雕刻下去,即使是金石也能雕出你想要的模样。凡事只要坚持,必有一得;浅尝辄止,必定前功尽弃。 ●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礼记·大学》 这是商朝开国明君成汤刻在自己澡盆上的铭文,叫《汤盘铭》。商汤王借此提醒自己和国民要日日清洗让面容光洁如新,精神上更要弃旧图新。所谓不破不立,要有每天更新自己的勇气。 ●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史记·汉书》 站在池塘边,想象着池中鱼已被捕到自己网中,还不如赶紧回去,下功夫结出一张渔网来捕鱼。所有的愿望都是美好的,但是如果没有付诸实现的勇气,一切都是枉然。 ●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刘勰《文心雕龙·知音》 练习很多支乐曲后才能懂得音乐,看了上千柄剑才知道如何识别剑器。做事要有诚心、决心和耐心,唯有量的积累,才能达到质的突破,成功没有捷径。 或许,你也仍记得很多我们年少时学过、背过,当时觉得晦涩难懂的古文,今天不妨再拿出来翻一翻。它们是祖先留给子孙后代最重要的一笔精神财富。好文字,大境界,已经过千年历史浮沉,至今依然字字珠玑,句句真言。

发表在 博文 | 28 条评论 | 阅读(11199)

24岁和42岁 the wisdom and love age brings

这个月,ELLE中国版24岁。这个月,我42岁。 每年十月刊,都是ELLE的周年庆刊。每年做这一期书时,心里偷偷乐:杂志中那些鲜花啊、气球啊、蛋糕啊,种种喜庆的页面,也当是给自己的一份祝福。 我从来不忌讳谈自己的年龄,自数年前网络时代来临,每年都大声在博客、微博上和大家一起过生日。不忌讳并不是因为不怕老,没有女人不怕老,我只是非常坚定地相信:岁月是公平的,对女人来说,每个年龄都有每个年龄的好,与其惧怕衰老,不如享受流年,岁月在偷走一个女人的青春的同时,一定会给你另外一些东西,所以,老了又如何? 在这期杂志有关24岁的特别专题中,我和24岁的姑娘聊天,姑娘问:如果真的可以回到24岁,你想怎么过?会和以前有很大不一样么? 如果真的回到24岁,我想再过一次从前那样的24岁。在那个本命年,我在工作、爱情、生活所有方面都是那么有激情又那么不成熟,爱过,恨过,犯过错,伤过心,挨过骂……天天梳着马尾辫的小丫头天不怕地不怕,每天慌里慌张地加班熬夜,依然可以忙里偷闲地恋爱。只穿黑白灰三色的衣服,唯恐别人觉得自己青涩;说话气冲如牛,却经常颠三倒四。有时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已是“大人”了;有时捶胸顿足,埋怨自己实在幼稚……现在想来,只觉青春美好,所有的痛都抵不过年轻的朝气。 不过,假如真的可以选择,我也许依然愿意停驻在自己的42岁。24岁时我还懵懂着搞不清自己这辈子到底要做什么,42岁时可以有自信不让工作选择自己,而是自己选择工作;24岁时飞蛾扑火般地投入爱情,42岁真爱就如晨钟暮鼓般准点出现在每一天的小日子里;24岁在想命运到底是什么,42岁发现命运已经握在手中。 总有人问:最爱哪个年龄的自己?其实,哪里有“最爱”呢?青春不老是谎言,人生完美也是谎言,不如珍惜今天,生活中所有遗憾才是过眼烟云,每一段年龄都可以留下属于当时的美好。 男人们总是刻薄地说岁月在女人脸上如刀般残酷,我倒是觉得岁月更像一杆秤,24岁我们在左边放了什么,多年后,42岁的我们就在右边收获什么。不必在意一时的倾斜,岁岁年年,那杆秤早晚都会平衡。 42岁的我和24岁的ELLE,所有祝福和期许,都在你手下这本书里。唯愿岁月静好,每一位读者朋友,都爱上当下的自己。

发表在 博文 | 25 条评论 | 阅读(4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