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二月 2012

生命不可错过之“轻” live LIGHTLY

最近很喜欢“轻”这个字。 轻松,一切尽在掌握,是今天每一个在多重压力下的人最想要的生活状态。 轻盈,凡事可以举重若轻,是人生最好的一种境界。 轻便,最自在的一种拥有,拥有但不是负担。 最近经常想起小时候的那些日子,黑白照片的日子,简单而快乐。这些年,我们这一代童年属于黑白照片的70后们,经历的是从无到有、从轻到重、从简单到丰富的过程。一开始是欣喜的,世界在眼前打开,生活多了很多扇窗户;后来,我们渐渐从眼花缭乱到手忙脚乱,节奏加快了,选择增加了,日子富裕了,见得多想要的也多,变得越来越累。 凡事有度,是时候大家一起“轻”起来了。如果我们将有些词前面加上一个“轻”字,意义小有不同。 奢侈变成“轻奢侈”,张扬变成内敛,更强调品质而不是logo,更在意自己的感觉而不是别人的眼光。奢侈品是好东西,奢侈也不一定是贬义词,只是当物欲横流时,万不可让自己做了奢侈品的奴隶。 性感变成“轻性感”,轻性感是没有攻击性的,是女性更自如的性感。性感绝不只是一件薄透的衣服,包括眼神举止甚至说话的语气,如果可以由内而外地修炼性感,那样的性感才是长久的。 完美变成“轻完美”,其实就是不完美主义。现代女性都追求各种完美:完美的工作,完美的爱人,完美的生活。而这样的“完美”是个陷阱,会让人疲惫不堪,不懂得原谅和宽容自己的女人,也不懂得原谅和宽容别人。轻完美的女人懂得退一步海阔天空,生活的主动权才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 在这个速度当先、日新月异的时代中,我们的身体和灵魂都迫切需要各种“轻”装。 新的ELLE半月刊,你已经看到了,我们希望做到全面的“轻”:内容更轻快,版式更轻盈,携带更轻便,希望你在翻阅这本杂志的时候,有轻松愉悦的心情相伴……

发表在 博文 | 7 条评论 | 阅读(8114)

蜕变 ready to change

  亲,正在摊开这一页的你,也许最想问我的问题是:ELLE为什么要改成半月刊?   答案很简单:一个媒体,一本杂志,其实和一个人是一样的——只有不断蜕变,与时共进,才能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作为ELLE的编辑总监,我只有不足六年的工龄,只占这本杂志24年历史(1988-2012)的四分之一岁月;而作为这本杂志的读者,我已经有超过16年的阅读史,始终念念不忘在自己的豆蔻年华里,这本杂志曾经给我和我的女友们怎样缤纷的撞击。   为了写准确下面这一段文字,我和编辑们在编辑部杂志库里打开尘封的资料柜,认真地一本本翻看过往的ELLE。那种感觉并不只是在看一本杂志的历史,更像在集体、集中怀旧自己的青春。   ELLE1945年在法国创刊;1988年,ELLE进入中国,成为《ELLE世界时装之苑》。   1988年春夏创刊,一年两期;   1989年春天改为一年四期;   1994年1月刊起改为双月刊;   1997年1月刊起改为月刊;   2012年3月刊起改为半月刊。   ELLE中国版的每一次蜕变,都成就了她一次又一次新的飞跃。   我们自己人生中的点滴进步,学校毕业、工作升职、为人妻母,人生任何一步,同样需要付出新的努力才有新的成长。改变是我们一生中不断面临的挑战,是人生的主题之一。而最难的改变是超越旧的自己,创造更有新意的自己。   变化的过程,是阵痛的过程,就像妈妈们分娩。准妈妈都盼望着婴儿呱呱落地,渴望体会孩子发出第一声啼哭时带来的喜悦和欣慰,但是要扛过很多痛才等得到幸福的那一刻。   ELLE半月刊孕育三年,终于在龙年伊始诞生。   我相信,若干年后在ELLE总部图书馆里,这本半月刊一定会被放在一个特殊的位置,旁边有一行小小的注解:   ELLE CHINA,2012年3月上半月刊,于2012年2月5日上市,为全球44个版本中的第一个半月刊杂志。   我还相信,多年过去,下一代、下下一代也许已经不再看纸媒,我和我的同事们已步履蹒跚,但我们将那么愿意反复回忆2012年的这个春天,这本陪着我们长大的杂志,在我们手里蜕变并创造属于这个时代的新潮流——做杂志的我们和看杂志的你们,日月与共,一起见证。   编辑总监   晓雪

发表在 卷首语 | 6 条评论 | 阅读(7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