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十一月 2010

为自己的生活多开一扇窗户

        曾经在很多年里,我对新媒体一直不“感冒”,怀着一颗七零年代做纸媒的“小心眼”,总在想会有多少人去网上看文章呢,上网怎么可能代替纸张翻起来的淡淡书香呢…….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上网不仅仅是“看文章”,还可以查资料,买东西,交朋友,发神经甚至谈恋爱 。我虽然还是迷恋闻着纸香翻着片儿的“读书”感,但是已经深刻地感受到网络让生活更丰富、更方便和更有趣。         近五年前在新浪开博,才知道有一种网络载体叫做“blog博客”。一开始只是将一些随性的文字放上去,后来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五湖四海的喜欢你或者不那么喜欢你的朋友跟着你的文字笑,跟着你文字哭,跟着你的观点认同或反对——跟着你一起成长。我做ilook,做电视节目主持人,做elle,做妈妈….一年中总有那么一两个难眠的深夜,看看自己从前博上的文字,好象在看一本公开的日记—我知道,你也许也知道,那些文字后面的—成长的秘密.如果有时间,会饶有兴致地看网友的留言,那么多密密麻麻的留言,是一种人与人之间不见面不相识却依然可以交流的感动。         我们一生,即使是一个喜欢交际的人,能够和多少人面对面坐下来对话交流?1000个或10000个?五年博客,近两千万的访问量,世界对我来说变得很小,曾数次在国外某个偏远小城市里,当街碰到过来打招呼的中国留学生,本来素昧平生,但是因为blog聊起来竟好象是熟人;另一方面,我的小我世界又变得很大,资讯来源更丰富,视野更远更宽广,重要的是还可以有机会经常听到对同一件事的不同角度的不同看法…..真实呈现和面对真实,永远都是值得珍惜的生活中最宝贵的部分。         我还可以依稀想起来第一次看到在自己博上不客气的留言时,那一小股酸酸地委屈地难受劲儿,到后来开始认真地站在对方角度想,人家是不是说得有一点点道理?再后来释然,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人人脸上都有张嘴,手下都会打字,既然是个公共地盘儿,自己可以秀,就也得让别人说话才是。         2010年的重点词,一定不会漏掉“微博”两个字。那140个字的小短文,让很多人打开了看世界看生活的新窗口。每个人的微博“关注”都是自己的小宇宙,自由选择爱恨都可入围。人人平等,无论你是谁,一次都只能发一张图片140个字,而这140字有多少人会在电脑前手机上ipad上看到响应到会心一笑,那是另一番字和图与心灵交流的新风景。“围脖”这一年,我的生活开了一扇新窗户,多了一个我与他人之间沟通的新平台。         数年前,当我们的手机刚有短信功能时,忽然发现,原来小小手机间还可以有这样一种有时更清楚有时更罗嗦,但是更温柔更委婉的沟通方式。而微博是人与人之间更透明、更公开、更直白的沟通方式,那一种不必修饰的短平快,绝对是人与人之间的新节奏。           这一年,新玩意儿气势如虹地进入我们的生活,微博,iphone4,APP,ipad……我的想象力不够好,完全不能预测明年这一天我的博我的微博我的编者话会有什么的新名词。两天前,ELLE有了APP,当我在自己的苹果手机上看到ELLE时,那个感觉很奇妙,ELLE不仅是一本杂志和一个网站了,ELLE is mobile now!!!         新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新”得值得期待过,虽然经常回忆老日子的好,但是由衷地欢迎和享受新东西,尽管任何一种新东西都有优势或者不足,好的和不好的影响。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圈子,眼睛所能看到耳朵所能听到,都是那么的有限,而世界如此之大,天外永远还有天,人总是要有勇气为自己多开一扇、再开一扇新窗户,哪怕从外面飘进来的除了温暖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还有小虫子和偶尔污浊的味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一天,每个人都会像离不开阳光一样离不开网络;只是不再抗拒新玩意儿.女人们总在想怎么用化妆品让自己更年轻,其实新的思维新的视野才可以让自己在老的过程中,保持一颗年轻的心。         至少,我得让我一岁就开始玩iphone,一岁半就开始在ipad打游戏的一对小女儿觉得,妈妈是个内外都还“潮”的,思想有时保守,人也不再年轻,但是还在”潮流”之中的妈妈吧

发表在 其他, 博文 | 标签为 , ,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8385)

丝巾小赋

                                                                                      特别喜欢丝巾。       丝巾是那么一种配饰——不是一定要有,可是有了就多了一点风情,一点难以用语言描述清楚的女人的柔情,一种难以用文字写明白的女人的颜色.       即使我们是一个颜色爱好者,也不可能把所有颜色都穿上身。而丝巾,经常可以补足衣柜里那些没有的衣服颜色。       比如橘色。很多设计师都爱橘色,同时也认为橘色是最难穿好的颜色之一。私下里也觉得橘色是那种五官要长到无可挑剔,皮肤要嫩到完美无缺,气质要如仙女下凡的女人才穿得起橘色(比如当年的林青霞吧!),因此自己绝无勇气将一件橘色外套穿上身。       而橘色丝巾,一直是大爱。多年戴橘色丝巾以来发现,橘色丝巾是最好搭配的丝巾颜色之一,上班配白衬衫,黑外套都是点睛之笔;假日里配条纹衫,最简单的套头针织衫,都可以让最平常的衣服多一抹亮色。以前觉得我们黄皮肤戴橘色不好看,试了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我们可以戴橘色戴得很有味道.         每一条丝巾都是有故事的。对我来说,每条丝巾都是一段小小的回忆。       有一条,曾经是在异乡出差的雨天,穿得单薄,冷得瑟瑟发抖,冲进街边的小店,抓到一条披肩般大小的大条丝巾裹在自己身上,一边照着店里镜子一边就问老板娘,多少钱?好冷的天,正缺这一条呢!结果人家老板娘笑咪咪地抬起头说:那是我自己的,不值什么钱,你戴着挺好看,喜欢就送你啦!       有一条,是个盛夏的下午在杭州出差,天热得喘不上气,在杭州丝绸街上看到那条绿得极透亮的丝巾时,觉得天气都凉快了。买下后想即刻显摆下,又觉得围脖子上实在热,就系在了背包上,结果同事说我像背着一片小垂柳走在闷热的大街上…..       还有一条满是跳舞图案的橘色爱马仕,是因为跳了一个晚上的集体舞,爱上了那条丝巾。Hermes从1987年开始每年举办有关当年设计主题的年题活动,每一年丝巾的设计也将围绕这个主题,比如“舞蹈”“印度”“逃逸”,都曾经是年度设计主题。       2007年我在巴黎参加了“舞蹈”年题的发布。那个晚上,如常,漂亮的晚会场地,精致的晚宴,上甜品时,主持人忽然说,在每个人的桌子底下,藏着今晚的“惊喜”。于是大家放下刀叉,纷纷埋下头去找——原来特别设计的餐桌下面有小小的暗格,里面是被叠得很扁的一条白纱裙,就是小时候新年聚会,女同学们经常去扯几米白纱,自己就可以裹在身上的那种。台上主持人接着说,今晚,无论男女老幼,请立刻将这条白纱裙穿上身,大家跟着舞蹈老师的动作学起来,跳起来!——音乐声起,两人一组。老师教的舞蹈并不复杂,很像大学期间的集体舞,姿势是据古希腊的手语改的……你必须在现场给自己找个舞伴,无论男女,无论高矮胖瘦,无论国籍人种,拉着他(她)一起来用舞蹈动作表示:“见到你真好”“我爱你”……       跳到午夜,几百名来自全球的编辑在音乐声中忽然变成了一家人,每个人都裹着一条简单的白纱裙,手拉着手,每换一段舞曲就换一个舞伴……我相信现场很多人内心都有种久违的感动,原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即使是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的关系,都可以如这样的舞伴关系——很单纯很美好。       后来,我经常戴起那条满是舞蹈图案的橘色丝巾,丝巾上图案非常的色彩缤纷和生动有趣.其实戴起来的时候,别人并看不清那些美丽的图案里的故事,只有自己心里的某一个角落,会忆起那个晚上小小的感动……        今天的题图,是两个月前在布拉格休假的纪念小照。休假的时候只穿最舒服的条纹T shirt和棉质NIKE运动裤,牛仔裤,NIKE运动鞋,箱子里一定不会少的是几条颜色颜色亮丽的丝巾。包包是纽约独立设计师Katherine kwei的,实用还很有style. .照片里的这一条橘色,是去年圣诞节一个朋友的圣诞礼物。每个送丝巾的朋友都说,知道你有很多丝巾了,不知道这一条,是不是你还缺的那一条?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20 条评论 | 阅读(8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