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八月 2009

人生最有福气的五件事

         人这一辈子,有福气的事好多,懂得惜福,很容易快乐和满足。   福气一:有缘分和所爱的人一起生活。 缘分可遇不可求,有缘和相爱的人过平常小日子,看着彼此慢慢变老,老到走不动甚至一身病的时候,他还可以陪你一起去医院化验治疗,还可以一起说说话吹吹风,实在是人生一大福气。   福气二:有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助人为乐是小时候被爸爸妈妈教育之初的人生道理,长大了才明白,给予的快乐,远比得到大得多。成人之后,觉得那个叫做“成就感”的感觉很好,慢慢懂得成就感的获得不是靠给自己贴金加分,靠帮助和提携其他人才能获得。   福气三:有好友惦记。 朋友是人生最大的财富。一路上有良师益友相伴,有人倾诉,有人帮忙,有人开解,有人牵挂,大风大浪,有人牵着手一起过;走过来,众朋友一笑解千愁。   福气四:有机会走遍天下看世界 开了眼界,才知道自己是非常渺小的;走的路多,才知道碰到的困难是非常微不足道的。大自然非常奇妙,虽然不会说话,不可预知的一个小小角落,总是可以给人丰富的启迪。   福气五:有运气做妈妈 曾经在很多年里,认为今生不做母亲不会有什么遗憾。感谢上苍,赐给我一对小女儿,语言无法形容,拥她们在怀、陪她们长大的知足和快乐,是世间任何事业的风光、财富的积累、青春的不朽都无以达到的知足和快乐。   今天是8月18日,是我的两位闺蜜的生日,好象上天冥冥注定我和这个日子出生的女孩子特别要好.一个是包小姐,与她从儿时一个楼里长大的友谊已经超过三十年;另一个是比我年轻很有魄力的娜娜小姐,她是典型的狮子座女孩子,爽朗而大气…..生日快乐!! 长大一岁,也是岁月赐予我们的福气啊,长了一年,长了自信,责任,勇气,经验,智慧……  写这篇小博的时候,公司的同事们正积极响应公司台湾同事发起号召的捐款给受灾的家乡—-有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是福气;上海办公室的窗外,下午四点的时候忽然天昏地暗**,窗外看着像是已经到了黄昏…..这张图片是那一年去希腊一个小岛拍的,也是黄昏,照片上有蓝天,彩云,高山,大海,还有一页小舟,小舟上的游人,看不到了,和大自然相比,人类实在太渺小了…..

发表在 博文, 情爱 | 标签为 , , | 6 条评论 | 阅读(10199)

青春卡啦啦

  上周五七进六彩排的时候,大家就很兴奋,因为主题是校园,快女们唱了很多七、八十年代的耳熟能详的校园歌曲,有很多大家都可以跟着哼唱出来,再加上高晓松和老狼两位当年的校园风领头军**刀弹琴唱歌,大家开玩笑说,今天晚上可好,是现场千人集体追忆青春的卡拉OK大行动。 直播的时候,小黄英第一个登场唱〈踏浪〉,结尾副歌的“啦啦啦”,全场都跟着拍手唱,“啦啦啦”的最高潮是老狼和女孩子合唱,高晓松吉他伴奏的〈同桌的你〉,全场千人“啦啦啦”得非常有节奏,很多现场70年代的人唱着眼就湿了。专业评委席上大家唏嘘:青春不再啊,想当年我们唱〈同桌的你〉的时候,我们是多么年轻啊……. 青春不再。女孩子们的歌声让人一直沉浸在青春的回忆里…….   周六依然是下一期封面女声的主题拍摄,来自台湾的彩妆天王Kelvin的团队因航班受台风影响,延迟了30个小时才风尘仆仆飞抵长沙,所以拍摄推迟到周六晚上八点才开始,持续到凌晨三点结束。 这一期的拍摄主题恰好和青春有关:化茧成蝶,美丽新“声”。 其实,不仅快女们,每个女孩子的成长过程,都是“化茧成蝶”的过程。我们都曾经是一颗茧,要经过痛苦地挣扎和蜕变,才能变成一只蝴蝶。快乐女声,让女孩子们在年轻的时候有了一个机会,在紧张的专业的密集的“魔鬼”训练下和数以亿计的观众注视下,加快了“化茧成蝶”的速度。因为有了ELLE STUDIO,我和我的同事们,也有了一个机会,亲眼见证着女孩子们的成长。成长的标志,并不仅仅是她们演唱得越来越成熟,打扮得越来越好看,而是她们在舞台上镜头前,内心开始强大,越来越有自信,越来越有个人的风格魅力。 每一次在ELLE STUDIO,都有来探班的记者问我同一个问题,你觉得下一场谁会被淘汰?你觉得谁能走到最后? 对我和我的同事来说,谁淘汰谁晋级,真的不是最重要的。看着她们每周来ELLE STUDIO,从第一次在镜头前叫:“姐姐,我的手要怎么放嘛?”,化完妆还有抹眼泪的,到现在,她们可以自己认真地和ELLE时装编辑和摄影师讨论“拍摄情绪”,自己在镜头前把握是要笑还是要沉思,可以抱着ELLE杂志和化妆师说:“这个妆我适合不适合?我能不能换个跟从前不一样的感觉?”…….拍摄的时候,还是有腼腆的时候,但是眼睛已经能够自信地对着镜头。 ——就是这样一点点长大,在10个女孩子身上,我们隐约看到了自己当年成长的痕迹,青春无痕,很幸运和一群20岁上下的女孩子朝夕工作,再次感受到了青春的气息和轨迹。   江映蓉的左脚还没好,自己完全不管,非闹着要穿上最高的高跟鞋拍照,结果所有人都跟着她后面捏把汗地叫:“映蓉小心你的脚啊!”周五彩排的时候,她还比较乖地只是扭扭身子,不敢大幅度地蹦跳,结果到直播的时候,第一首歌她就在一个小弹簧垫上蹦来蹦去!看得我坐在评委席上直替她咧嘴,心里说,这小姑娘,真行啊!第二轮PK的时候她第一个出场,唱跳一如往日,我在点评的时候使劲鼓励她: 映蓉,脚很疼吧?给你鼓鼓劲!——刚才广告时间的时候,我看了ELLE网站的同事给我发来的短信,在今天ELLE网站快乐女声爱了女生的人气榜上,你排在第一位,为你今天不屈不挠的精神,投一票!支持江映蓉! 很可惜,根据湖南卫视“快女”新闻发言人李浩主任的说法,直播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技术故障,我这段话没有放出来换成了广告。不过,江映蓉听到了,其他评委以及湖南卫视快女组的所有工作人员听到了,现场的一千多观众听到了。 我不知道脚背肿得很高的小江同学在舞台上蹦跳的时候,要忍受多大的疼痛,我不能确定如果我们这些已经不再青春年少的大人们,如果生活中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的时候,我们是否还能快乐地“蹦跳”…….不屈不挠,不仅是可爱的快乐女声的精神,可贵的青春精神,其实也是我们这些大人们要一生坚持的重要品质之一。   从长沙飞回上海,一路上助理意外地接到不肯报上大名的记者电话: “听说晓雪在现场,江映蓉和黄英PK的时候,点评时说了侮辱黄英的话,遭现场粉丝扔鞋,所以湖南卫视用广告时间掐掉了晓雪的点评,是不是这样?” 助理愕然,说根本没有这样的事,你从哪里听来的? 记者支吾说,网上说的,那我们再去查一下吧! 于是上网,看到一个新浪上名为“舞美师“的博客,同事们查到其他网络以及平面媒体的相关报道都由此篇博而起。 链接如下,大家可以一看为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60d090100eg50.html?tj=1#comment 哭笑不得,断章取义也就罢了,居然可以无中生有地凭空想象编造出来?!“舞美师”的工作不知道是记者还是舞美设计,不如转行做编剧,也许更有前途。   鉴于“舞美师博客” 文章内容严重失实,已经对《ELLE》杂志及我本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侵犯了我个人以及《ELLE》杂志的名誉权,此事现已诉诸法律程序。在此严正**,如果有任何媒体在未经查证属实的基础上转载、引述“舞美师博客”上捏造事实的言论,我及《ELLE》杂志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P.S 今天题图照片,是我和部分专业评委,前排左边的两个姑娘是湖南卫视导演组负责评委工作的能干又漂亮的柯柯和小峰,大家在后台候场的时候拍摄的。评委们大部分都是七零年代生人,放张黑白效果的照片,怀念我们幼时曾经共同拥有的简单而执着的黑白图片年代。

发表在 其他, 博文 | 标签为 , , , , , | 5 条评论 | 阅读(37053)

“逃掉”的女孩

 上周五这一场,先是紧张,再是感伤,最后是感动。紧张的是10个小妹妹当场就要给PK离开3个啊,她们能不能正常发挥?感伤的是真的无奈这场游戏的游戏规则啊,就是要看着女孩子们在这么多人面前哭花了小脸啊…感动的是台上台下上千人,曾经有那么几个时刻,在一起真诚地喝彩,在一起泪湿了眼睛,在一起唏嘘一起加油…   坐在我旁边的唱片公司的哥们儿开始还打趣我,说你怎么跟个小女孩儿似的,人家笑你也笑,人家哭你也哭…没多会儿,他也被现场气氛感染得跟着哭哭笑笑了……   也许作为评委,我应该更冷静更清醒地看每个快女的现场表现,可对我来说不动感情不动声色太难了,和10个女孩在ELLE STUDIO每周紧张地连续10个小时的拍摄“封面女声”图片的工作,整个elle team都和女孩子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女孩子们嘴又甜,对编辑们张口闭口“大姐姐”“小姐姐“,比赛结束我回到elle team长沙大本营的时候,发现好几个编辑眼睛都哭肿了……如果没有ELLE STUDIO,也许我们能和从前一样,在电视机前做个没心没肺的快乐狂热的娱乐份子,现在我们在长沙多了10个会唱歌的小妹妹,如同十指连心,你怎么说得出,十个指头哪个好看哪个不够好看?   十个女孩在上一次在ELLE STUDIO拍摄时,赶上我身体不好,10个小时的工作对我来说有点吃力,江映蓉还送了我她最爱喝的红豆酸奶让我补充体力.结束拍摄的时候想到马上要开始“淘汰赛“,下一次拍摄不是10个而是7个了,忽然黯然,想对姑娘们说些祝福的加油的话的时候,眼眶就湿了,映蓉当时用她的大嗓门跟我说:   “姐姐,我们不叫‘淘汰‘,我们叫—-那个‘逃掉‘的女孩!”   那一次拍摄结束的时候李媛希曾经跟我说:“姐姐,我上台的时候每一次都往你那个方向看,你一笑我就不紧张了,你周五可得冲着我笑啊!”当她走向那个高高的舞台,然后随着舞台缓缓下去的时候,我忍不住冲遥远的她挥手,拼命挤出个笑容给她,希望媛希可以看到。   曾轶可,和潘辰站在那里,两个女孩子哭成一团,等着大家一个一个地投票,来决定她们在这个舞台的去留。那几分钟我不能想象两个女孩子有多难熬。曾轶可不过是个19岁的大二学生,这个夏天让她承受得太多,哭了,不是为了她没有进快女七强,是心疼她那个时刻一定千般委屈涌上心头,她小小的心灵是否承受得了?   潘虹樾,10个女孩中性格最爽最HIGH的一个,在ELLE STUDIO里会穿着10厘米的高跟鞋又蹦又跳又做鬼脸的小女侠,佩服这个小妹妹的性格,她真的没哭,甚至还在笑,看到她在台上笑也还是有点辛酸,下一次的ELLE STUDIO,少了一个大嗓门跟我们吵:“姐姐我要那个**头,多HIGH啊!”   紧接着周六的拍摄,ELLE STUDIO里依然是眼泪不断。这一期我们请来了台湾的美容教主牛尔和他的宝岛造型团队给7个女孩打造造型,而服装设计是ELLE编辑部7位刚刚结束9月刊关书而专程飞抵长沙的时装编辑,7个年轻人对7个女娃娃,本来以为棚里会笑声不断,结果大家都仍然沉浸在前一天晚上的比赛中,一说起来就眼泪涟涟,害得牛尔老师只好临场用化妆方法解决女孩子眼睛全部哭得又红又肿的问题……   回到上海办公室的时候,生活回到平时的轨道,紧张忙碌,需要像个“女强人”那样职业地冷静地坚强地面对工作中出现的大大小小小的问题,会着急,不会哭.   要谢谢快乐女声,让我和我的同事们有机会回归敏感的脆弱的感性的人的本性,为友情,为亲情,只为了一个情字吧,就可以洒脱地肆意地让自己哭出来……   今天是8月4日,狮子座时间,用曾轶可的《狮子座》歌词做为这篇博的结束: 七月份的尾巴 你是狮子座 八月份的前奏 你是狮子座 相遇的时候 如果是个意外 离别的时候 意外的看不开 ………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4 条评论 | 阅读(15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