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锁记号外访问: 三爷尹子维

从小到大,苏苏喜欢翻阅各类型书籍(除了经济的),特别于双十年华时,更爱看爱情小说,从80年代的岑海伦那公主王子式童话小说、充满科幻及独特写作手法的亦舒、对人生和爱情有独特女性见解的张小娴、到琼瑶阿姨的催泪著作,苏苏都不会陌生,不过说起张爱玲,苏苏真的知得很少,只知道她有多本着名作品如半生缘、金锁记、色戒、倾城之恋、红玫瑰与白玫瑰等等,不过对于内容,最深刻印象的就只有半生缘和金锁记,半生缘的故事大家比较耳熟能详,因为这个故事已经被制作公司一次又一次改编成剧集或电影,但相对地,金锁记被改编的次数不多,让人掀起话题的绝对会是由香港焦媛实验剧团制作的、香港著名的许鞍华导演执导的、由著名演员尹子维和焦媛所担纲的舞台剧《金锁记》。

***

继《南海十三郎》廿四场票房爆满之后,香港春天剧团将与焦媛实验剧团合作于新光戏院重演改编自张爱玲的经典舞台剧《金锁记》,把从前中国封建时代的家族思想、循环不息地勾心斗角的压迫、无奈地断送爱情和幸福的痛苦,从而让人格的扭曲疯狂,再次搬上舞台。《金锁记》于2009年第一次被改篇成为舞台剧,之后在内地多个大城市巡迥演出,一直好评如潮。今次继续由尹子维及焦媛再次合作在香港舞台上演, 多年来建立的默契和角色的沉淀深化,将会为香港的舞台剧带来什么样的新火花?

早前苏苏有个机会跟尹子维做了一个简短的访问,根据资料,原来尹子维是60年代香港著名演员康威和胡燕妮的儿子,7岁时已经移民美国,大学时期主修哲学。毕业后,回香港渡假时被成龙的经理人陈自强看上他型格带点邪气的独特外型,推荐他入行。入行之后他在《美少年之恋》、《幻影特工》、《玻璃之城》、《特警新人类》、《新警察故事》等著名电影中担任角色渐渐为观众熟悉,这次在《金锁记》中,他扮演的是张爱玲笔下中国传统家族的风流儒雅三少爷。

~~~~~~~~~

苏苏:近年你除了在电影方面发展外,更踏足舞台剧,想请问一下你个人认为拍电影挑战性高一点,还是舞台剧?为什么?

尹子维:其实电影和舞台都很有挑战性。演戏的出发点是一样,但是在技巧上,电影和舞台有很不一样的需求。

苏苏:《金锁记》是第一次跟许鞍华导演合作,感觉如何?

尹子维:很荣幸能够和许鞍华导演合作!  她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导演。与他合作有很多可以学习。

苏苏:在观众眼中,你从小在外国长大,而且还是混血儿,让人感觉是『鬼仔性格』,而金锁记是一套十分典型的中京剧,如何说服观众,你可以代入其中?

尹子维:在《金锁记》里演的角色和一般观众对我的认识距离是满远的。但是相信观众来看我们这剧会被焦媛和我们整体的能量吸引住。这个舞台剧的剧本写的非常感动。

苏苏:演绎三爷这个角色是否遇上不少困难?

尹子维:三爷是一个很矛盾的角色。在拍戏时花了很长时间认识他。其实他也是金锁的受害者。

苏苏:你认为你跟三爷这个角色有没有共通点?

尹子维:除了表面被人以为是花花公子以外,三爷和我自己没什么共同点。

***

~~~~~~~~~~

***

没什么共通点,即是要考他的演技呢!

***

苏苏以前未有机会看过由他和焦媛担纲的《金锁记》,只知道口碑极佳,真的十分期待他们会如何演绎这个张爱玲笔下的懦弱富家三少姜季泽和让人可恨但又可怜的曹七巧。

***

苏苏热切期待!

剧情简介:

乱世时代,有多少人为了钱,白天谋杀自己的幸福,夜里放纵自己的情欲?
曹家为攀附权贵,把曹七巧(焦媛饰)嫁进豪门姜家,她丈夫是瘫病在床的姜二爷,七巧却钟情于三爷季泽(尹子维饰)。
封建家族的桎梏、勾心斗角的压迫、断送爱情的痛苦,七巧遭受生活上种种压抑,人格扭曲疯狂,找紧金钱,赔上子女的幸福,以报复来补偿那注定是悲剧的命运。
绚烂又沉重的金锁,锁住一代又一代,挣脱不了……

今次在香港重演,苏苏一定不会错过了,你呢?

***

详情: http://www.perrychiu.com/

***

谢谢焦媛实验剧团的安排及提供剧照,还有尹子维的体谅,才促成今次的访问!谢谢大家! ^^

~~~~~~~~~~~~

更多各地吃喝玩乐、演艺文化、美容、潮流、旅游或购物信息、心情话语文章等,请点击苏苏的新浪微博: 『苏苏的部落』http://www.weibo.com/susannakl/profile

联络: SUSANNAKL88@yahoo.com.hk

关于 蘇蘇

笔名: 苏苏,中港澳时尚生活专栏作家(杂志及网络)/美容编辑/生活博客。写美容、写美食、写生活、写心情、写见闻、写旅游、写文化。为杂志供稿、撰写人物专访、美容/饮食/旅游专栏外,还分别被中国、香港及澳门多个人气潮流网站邀请,以专栏形式分享时尚生活文章,主要提供中、港、澳、台及外地吃喝玩乐、演艺文化、美容、潮流、购物及旅游信息。
此条目发表在 博文, 苏苏剧集电影 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 阅读(383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