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旅游

游走巴黎时尚文化书房

喜欢时装、艺术、设计、精致生活文化和品位的人相信也会是Assouline的书迷,它的书不止是作为阅读的,也是美丽的藏品。多年前Assouline 开始出版一系列时装名师传奇,由上世纪初Paul Poiret以至近代的Philip Treacy,我便一直陆陆续续地收藏。这套名师传奇虽然以图片说故事,但简洁的导言也往往请来资深重量级的作者,像撰写Yves Saint Laurent的是Pierre Berge、为Philip Treacy 著书的是Isabella Blow …… 统统是大师们的亲密战友。后来我在香港连卡佛看到这套书总共100本收藏在Goyard的书箱内,作为特别版发售,我心痒痒得很想连书箱全套买下来。当然,最后始终打消这念头,因为它的索价是十多万!          老早已知道Assouline三年前在巴黎开了自家品牌的书店。噢,对了,对于如果不认识Assouline这名字的人,必须补充一下它是一家法国出版商,由Yaffa Assouline和弟弟Martine 、弟妇Prosper于1995年共同创立。三位创办人也是来自时尚刊物的出版界菁英,Yaffa 便曾在Hachette Filipacchi 任职十多年,当过ELLE的时装编辑,又做过集团旗下其他刊物的生活及旅游编辑。不难明白Yaffa 他们的Assouline所走的风格和路线 ——–  高雅精致生活文化的体现。90年代中期Chanel的in-house magazine和Air France Madame的创刊便是由Assouline 编制和出版,为其成为国际著名出版商奠下基石。          在Assouline的书店可以随手翻来一本 < In The Spirit of Hamptons >> 或 < In The Spirit of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旅游 | 标签为 ,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10443)

铁达尼号的奢华 ( 1 )

  (Goyard) 西方俗谚说, “  Every Case Tells A Story  ” ,从一个人的行李箱可以看到他的故事。我一直深信这句话。 18、19世纪西方工业革命带来了现代机械文明,蒸汽轮船、铁路和火车在19世纪中期后蓬勃发展,也产生了早期的现代旅行家。他们从伦敦、巴黎或纽约的海岸登船,最初是前往地中海一带、意大利和希腊游玩,其后巨轮又将他们带到更遥远的古东方文明之地,埃及、印度、中国 …  。19世纪后期东方快车的启航、以及开始修筑西伯利亚铁路至20世纪初分段落成,更令人们轻易地向世界出发。当然,在昔日能向世界出发的绝非一般人,均是欧美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电影 < 铁达尼号 >> 便是Belle Époque 时代旅游者的最佳写照,男的衣冠楚楚,女的穿着绫罗绸缎,只拎着一个小手袋和一把小洋伞便轻轻松松地登船,佣人在旁打点,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则由佻夫扛着。只有Jack 才会亲自拎着自己的小皮箱登船,皮箱还要是破烂的;而他亦不是去旅游,是乘船飘洋过海去打工。  以前达官贵人出门旅游,仅是行李箱已够瞧的。我家的一个19世纪末Goyard古董行李箱,以棉麻及**纤维编织的帆布,再覆以一层细薄的素净啡色皮料,并经过天然的涂漆处理,包裹着实木制成,箱子周边再捆以厚重的皮革,以铜钉固定,并点缀着铜锁,式样非常典雅传统,坚固耐用的程度亦令人吃惊,经历超过百多年而不变。它体积的庞大和容量之深足以藏起一个成年人,我则将它变成储物箱,摆放了自己的十多二十个手袋,箱内的一层木条帆布架还存放着林林总总的杂物,容量非常惊人。这就是古老行李箱的基本规格和容量,因为以前的旅行家乘轮船或火车,一出门往往最少要花数星期以至几个月,须携带不少家当。如果再精巧些的古老行李箱,还恍如一个活动衣橱,衣服可以挂起,亦可以收藏在箱内的抽屉,还有附设的鞋子箱,非常体贴。Louis Vuitton 多年前便曾展出过这样设计精巧的古董行李箱,欢迎现今的顾客订制。这倒是极至的奢华旅游体验!  (Goyard) 不约而同,Goyard和LV也是在19世纪中叶现代交通工具文明所带来兴旺的旅游业之下,同期分别在1853和1854年诞生,成为法国历史最悠久的行李世家,最初专为贵族名流服务。LV有拿破仑三世的Eugenie王后、西班牙国王阿尔封斯十二世等皇族撑场的辉煌历史;Goyard则有俄罗斯公爵、温莎公爵夫妇等拥戴,不相伯仲。二者亦一样以当时革命性的坚韧帆布经天然的涂漆处理,这种创新材质和技术设计行李箱,配合自家的面料花纹图案,以达至较传统的全皮革箱子防水、耐用和轻便的功能。对于我,始终较倾情于Goyard,有一份小众的奢华感,虽然它已被时尚达人捧得火红,但不像LV般流行普及化得大小通吃。它的巴黎老店依然安静地守在Rue St Honore,产品种类和产量亦不多。可惜我那只Goyard古董行李箱没有前人留下任何旅游标志的痕迹,没法幻想原物主一世纪前的游历。在欧洲的一些古董店,行李箱上贴满巴黎Hotel  Ritz、尼斯 Hotel Negresco、伦敦 Hotel  Claridge’s 等等标志,令人产生无穷遐想,物主可会是一位王孙贵族? 在那个年代又可曾发生过Jack & Rose的浪漫爱情故事?所以,每一个行李箱怎么不会是一个独立的故事? 今天我们出门旅游是很普遍的事情,不需要将任何外游时所搭乘的交通工具、等级和居住的酒店标签贴在行李箱上以彰显个人身份和地位。富贵的依然会带着LV 或Goyard 的monogram行李箱,各自的面料花纹图案已经是人所共识和共享的超级名牌标志,没有什么遐想可言。对于想追求一点独特个人化设计的,最多在LV的旅行袋或Goyard的行李箱添上自己喜欢的颜色间条和英文名字缩写的图案,就像旧日的绅士爱将自己名字的缩写刺绣于裇衫的袖口和手帕上,带着一种优雅的贵族气息。这方面Goyard的行李箱和皮具个人化增值服务便较LV出色,不止早于多年前已提供这项服务,还不限颜色和字母数目的自由搭配,全线产品均可适用。价钱方面,是每一间条色块和字母额外收取50至80欧罗,全是人手绘画。多年前我将自己的Goyard手袋添上自己的英文名字简称,并以直条色块作为底色衬托,附加费是290欧罗。相反LV早前才推出这项个人化服务,还只限于它的经典LV花纹字样的Mon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购物 | 标签为 , , , , , , , | 4 条评论 | 阅读(15594)

Tsumori Chisato婆婆真够潮!

我少女时代最爱看的时尚杂志是日本Hi Fashion,记得当时Issey Miyake有一个运动服系列叫IS,主设计师不是Miyake本人而是一位名叫津森千里的女子,在新世界中心也曾有IS的专卖店。后来津森千里在90年自立门户,创办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时装品牌Tsumori Chisato。没错!就是现今Y世代崇尚的那个潮牌,但那个年头Chisato的衣服与现在带着波希米亚式可爱少女和街头风格很不一样,虽依然年轻和富朝气活力,但线条、剪裁和颜色较纯净,也不会有什么花碌碌的图案,偏向Miyake、Yohji那套日本高级时装的语言。悠悠二十年过后,Chisato的风格是变了,却攀上潮牌的宝座,我不得不佩服这位已年届55岁婆婆的功力。这次她来香港,看到她披着一头齐腰的长发,身上是色彩鲜艳和图案斑斓的宽松连衣裙,搭配着三个骨黑色leggings,脚上还穿着一双彩色条子短袜,踩着platform. . shoes,活脱脱是现今少女的流行打扮,这位婆婆真够潮!她保持创作活力的方法就是开心,看她那身打扮已不言而喻,也不用担心她会与时代脱节。不过,Chisato也是一个爱懐旧的人,她的设计常带着一股七、八十代风,只是剪裁怪异和前卫,又常以星星、花花、几何线条等讨好的图案作为衣服的设计, 09秋冬系列还将星星幻化成东京的夜空,东京铁塔、高楼大厦、机械人和太空飞船通通变成了星空下的景像和图案,令人想起小时候看的日本超人与怪兽电视剧集,满是童真的幻想。她说:“我的风格其实是懐旧的,从昔日的岁月中幻想未来,而不是现在对未来的幻想。图案对我来说,是饶富意义,因为我自小已爱画画,图画可以带给人欢乐。”而最能激发她创作灵感的是日常生活和旅游,就像她标志式的星星图案,源于她有一次去澳洲旅行,看到当地一望无际美丽的星空,自此深深被闪烁的星星吸引。不过,对于某些往事,像当年效力Miyake的日子,她又不愿意多说,强调当年彼此很少碰面和来往。“他令我在布料和剪裁的认识方面获益良多,但彼此对时装的看法毕竟不一样,所以我才离开,创办自己的品牌。”Chisato和Miyake当然是说着两套不同的时装语言,前者佻脱、缤纷,后者则是哲学性的深层思考,亦带有科学家般的精神,在布料和技术方面不断研究和发明。唯一的联系也许是当年Chisato做IS时那份活力依然存在于她自己的品牌上,以及也随着上一代日本设计师的步伐般向巴黎时装界进发。当然,能蜚声国际的没几人,这回事我在巴黎看得最多,难免觉得Chisato为何还要走这条艰苦路,在亚洲不是好端端的当老大姐吗?她却不以为意,虽然坦言在巴黎发展是希望吸引较多的国际买家,令品牌拓展成为全球性业务,于是她不止在巴黎时装周做骚,还在Le Marais开店。“我是当作与日本市场相辅相承来发展的,也就不会有太大压力。不快乐的事情,我通常很快忘记,只记得快乐的。”快乐,永远是Tsumori Chisato的座右铭,正如她设计的衣服。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7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