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数码巨星还是小花?

两年前Suzy Menkes在纽约时报T magazine的一篇文章 << 时尚马戏团>> (The Circus of Fashion) 炮轰由bloggers和品牌引起的时装周街拍 (宣传营销广告) 风潮乱象, 亦质疑博主作为媒体人的道德操守。 去年另一位国际著名时尚评论家Colin McDowell亦在中国Vogue.Com的时装周专栏吐糟, “路人甲也能混进时装周”。
两年後, Suzy姐转会加盟Vogue.Com成为国际编辑, 依然紧守她的岗位。博主则已演变进化为 …… 可称为Style Influencer、It Girl、It Boy、Style Icon、Celeb ….. 随便加个封号称呼吧! 多得国际经纪人公司包装、打造和推广, 全球媒体的同心协力推波助澜, 美国媒体更经常报导新时代style influencers来自网络世界, 时尚是属於每一个人的, 品牌则急切需要与年轻一代沟通。最近3位年轻美眉博主 Chiara Ferragni、 Zanita Whittington 和Nicole Warne (网名艺名化名Gary Pepper Girl) 便成为美国购物杂誌Lucky 一月号的封面女郎, 题为“Fashion’s Digital Superstar时尚数码巨星”! 澳洲籍日韩混血儿Nicole Warne还连下一城, 同期亦登上了新加坡版Nylon杂誌封面。
其实由盘古初开时尚博主就不是媒体, 只是私人分享的平台, 建立了一个网络小社区, 美国最普遍的就是博主的个人着装和生活分享, 或开着小网店, 自任模特儿示範货品, 由老公或男友充任摄影师, 只是品牌一厢情愿当是媒体和Suzy姐的误会。也许这些路人甲亦伪装得好, 去混脸熟和集邮。不过, 如今由经纪人公司这样将博主一层层打造和升级, 从线上推广至线下 O to O, 真是太逆天了!
一直以来只有明星和超模才能上时尚杂誌封面, 现在竟然是博主或称为Style Influencer, 即是数码小花, 虽然Lucky 和Nylon并非什麽时尚大刊。我的电邮亦由以前是收到明星经纪人公司关於旗下明星和演员的公关新闻图文稿、模特公司旗下模特的美照, 如今则是数码小花经纪人公司旗下签约时尚达人、Syle Influencer、It Girl、It Boy的美照和快讯, 加上品牌公关的新闻图文稿, 我的私人电邮真的要爆炸了!
不过, 最逆天的还是香港。寥寥2, 3万社交媒体粉丝和一二百点赞就可成为新时代Style Influencer 或It Girl, 出席品牌午宴, 与总裁和创作总监位列主家席, 杂誌主编则与公关公司代表在一起, 多一点媒体曝光的则已能升级上神枱, 出席品牌的私人晚宴, 最近Moynat开幕便如此。更可被邀出席品牌海外活动, 短途的携同私人摄影师美拍, 远途的则给你3张facebook和Instagram 的现场个人自拍照片放於社交媒体, 有#有@, 以及品牌时装秀视频放於自己独立网站域名的博客。怪不得最近有内地时尚大刊编辑也辞职不幹了, 签约国际经纪人公司转行去做Style Influencer、It Girl !
但有美国媒体朋友却非常惊讶, 说当地网红是百万粉丝, 几万like, 但品牌私人晚宴仍只邀主编、大客户和好莱坞大明星, 她们是不肯和数码小花、网红一起出现的。我说 : “嗯, 香港在数码方面更超英赶美, 作为起跑线的网络还没火红起来就已经可以位列仙班了! “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微博 : www.weibo.com/janicewong

关于 janicewong

王丽仪Janice,知名时尚作家及评论人,著作包括《我的时尚骚灵》及《时尚风云25年 》。1990年代首位实况报导国际四大时装周华语编辑,引领时装周出版潮流。美国CNN.Com讚誉王氏为 “香港首位真正时装权威”, 荣获中国南方都市报《2013深港生活大奖年度风尚人物奖 》、香港《 Jessica Code 永恒魅力时尚偶像大奖 》( 2013) 及《Yahoo 时尚编辑之选风尚大奖》(2011), 亦被Louis Vuitton邀请作为香港形像大使之一,参与拍摄微电影《When Hong Kong Is A Woman》( 2012 )。2013年Louis Vuitton更为王氏举办她的第二本著作《时尚风云25 年》新书发佈签名及座谈会, 并於香港旗舰店独家发售签名本, 被中国浙江图书馆及澳门中央图书馆列为藏品。
此条目发表在 时装, 看法, 社会纪实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 阅读(318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