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八月 2011

Mugler珍藏 咸鱼翻身

(2011秋冬系列的新Mugler,由Lady Gaga走秀制造话题。) Mugler 被收购后,再战江湖,由Lady Gaga 的御用造型师Nicola Formichetti当主帅,年初的巴黎11秋冬时装周更由Lady Gaga走秀,成为时尚圈热话。昨晚Joyce Boutique又隆重其事为其在香港办秋冬时装秀party,由Formichetti 亲自主持,还带着新贵红模 Rick Genest一起来港,誓要将Mugler 这品牌再次捧红。 ( 昔日的Thierry Mugler,1996秋冬系列,资深时装迷便知道什么是今非昔比) 好的好的,我恨不得Mugler 赶快咸鱼翻身、人气急升,虽然品牌已经与一代宗师Thierry Mugler 没关系,我不无感叹,但Formichetti 的首季Mugler 系列基本上与以前的一脉相承,服饰不离S形轮廓、S &M 及Cyber Age 灵感、以及星形标志,我当然仍保留着八、九十年代一些正宗Mugler 的服饰啦!如果品牌再度走红,这些vintage便是无价之宝了,就如今天人人随时可以五万块钱买一袭新的Chanel  外套,但你穿著的却是20年代或60年代由Coco Chanel 亲自设计的Chanel  外套,谁较矜贵? 我唯一担心是我那个1990年在Joyce Boutique开设的Mugler 专卖店所买的经典黑色手袋,手袋的开关扣子已经坏掉,21年后还包保养吗? ( Janice Wong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

发表在 时装, 精品鉴赏, 经典怀旧 | 46 条评论 | 阅读(13098)

我的80年代金耳环

(我的80年代YSL 耳环) “ Fashion Fades, only style remains the same. ” 我一直很喜欢Coco Chanel 这句名言, 也是我常挂在嘴里的一句话。逛中环Joyce Boutique看到将Chanel、Yves Saint Laurent等大牌的80年代首饰当宝物般销售,店员还强调说首饰统统从欧洲收藏家搜购回来,只此一件独一无二。我但笑不语,翻开售价牌一看,Chanel 耳环售八千元,YSL 的则约三千元,嗯,我还珍藏着这些大牌的金澄澄 vintage 首饰啊!有些还和Joyce 卖的款式差不多。但当年一双 Chanel 耳环只约一千多元,YSL 的则几百!呵呵,我少女时代的首饰统统暴涨升值,帮我赚了! (在80年代不管什么年纪的女人也爱戴金色大耳环,当年Chanel、Moschino、Emporio Armani和 Versus的首饰都是我的心头好,幸亏保存至今。) 当然,我也有遗憾,80年代时一个Chanel 2.55 手袋只售六千元,到2000年也还不到一万块,岂料2005年开始再度爆红后,如今起始价竟是二万元!而我却将自己在90年代买的Chanel 2.55 手袋在它第二波爆红前卖给米兰站,是一千块! 怪不得它家老板可以成为富豪和上市公司主席,而我依然只是一个时尚达人。 这只怪以前香港人太追新逐异,过了一季的服饰若再穿著便被人嗤之以鼻。谁会想到现今流行vintage,品牌也爱翻炒旧作,美其名为复刻版。从今以后我一定会与我的衣服、包包、鞋子和首饰同生死共存亡! ( Janice Wong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精品鉴赏, 经典怀旧 | 44 条评论 | 阅读(10943)

时尚达人为何爱拎大包包

以前购物包tote  bag 这类像去买菜般的大包包只有大妈才喜欢,但近年时尚达人也喜欢拎着购物包,为什么?我当然知道它的容量够大够实用,但始终不及拎着手抓包clutch bag 酷。不过,去巴黎高级订制时装周,我还是拎了一个Valentino购物包。虽然这是一个to see and to be seen 的场合,但身为职业女性要带着林林总总的锁碎东西,而更重要是一个容量大的购物包可以放进一双平底鞋! 没错!看时装秀我是带备一双平底鞋。巴黎碎石路难行,凹突不平,骚场潜规则却要穿著四吋高跟鞋才叫尊重场合。结果我当然要拎着一个购物包tote bag,看完秀后转过街角便急急换上平底鞋,然后去逛街,又或赶下一场时装秀,这一招还是当年章小蕙教我的。 ( Red Valentino外套与紧身裤搭配Club Monaco上衣及Stella McCartney高跟鞋) (Stella McCartney 高跟鞋(右) 虽然漂亮,总不及Ferragamo 平底鞋(左) 舒适) 曾几何时,章小蕙开店当买手,上Balmain 陈列室入货,当然要穿著时髦亮丽,拎着手抓包,蹬着一双高跟鞋,和品牌打完交道落了订单后,一踏出大门,便由在外等候的陈曜旻拎着一个大购物包,拿出平底鞋让她换上。我没这福气,只好自己拎购物包,自己换鞋。 ( Janice Wong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

发表在 时装 | 14 条评论 | 阅读(7895)

巴黎时装周必备行装

(在Dior 秀场罗丹美术馆) 巴黎高级订制时装周一直是一个to see and to be seen的场合,不少时尚达人都会带备各种造型夸张够亮眼的漂亮衣服,准备台上是模特走秀,台下则要自己称霸于街头秀场。这大概不是我的一杯茶,毕竟我已是前辈级中女,何曾见过Anna Wintour会将自己打扮得像一头怪兽? 而且行走秀场不是光靠衣服,一些彰显高贵品味的随身物件更能突出个人形像,增加气场! (我的随身装备Chanel、Smythson、Montblanc & Hermès。) (Smythson clutch bag 打开后其实是旅行文件包) Smythson travel clutch。这个英国百年世家奢华文具及皮具品牌,由维多利亚女王、Grace Kelly到现时英王室都是它粉丝。Clutch bag其实是旅行文件包,一物二用,在机场check-in时拎着它最“扮野”。 Hermès 笔记簿。奢侈品牌最无聊和最常粗用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奢华享受。 Montblanc铅笔。有Hermès 笔记簿岂能没有Montblanc 笔?用铅笔只纯属我个人喜好,方便涂改文字。 Chanel 太阳镜。作用不言而喻,Anna Wintour  在秀场长年累月戴着太阳镜,除了增加个人气场外,据说也是怕射灯太刺眼。对我而言,则是看到沉闷的时装秀时,旁人也不知道我在打盹呢! ( Janice Wong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

发表在 时装 | 8 条评论 | 阅读(6392)

VCA奢华文化盛宴

相对于成衣时装周,我一直较喜欢去巴黎高级订制时装周,特别是7月,因为巴黎的夏天是这样美丽,蓝天白云,气候怡人。T台上是一袭袭名贵的华衣美服,活像皇后和公主的新衣,台下好些珠宝品牌也拣选这时候发表最新的高级珠宝系列,散发珠宝的璀璨光华,以及一个个私人晚宴,教人沉溺于灯火辉煌的奢华梦。 这次Van Cleef & Arpels 除了在巴黎发表最新的高级珠宝系列<<Bals de Légende>>外,亦与Assouline合作出版<< BALS>> ,图文并茂地详细记载20世纪欧美历史上五大著名的奢华面具舞会,与<<Bals de  Légende>>系列以该五大舞会的创作灵感互相呼应。我有幸早前作为<< BALS>>中文简体版的最后校订者,这次它先推出英文原版,新书发布酒会在巴黎著名19世纪书店Librairie Galignani举行,我也感到一份与有荣焉,亦忽然发觉褪下珠光宝气的繁华后,VCA 原来也可以带着一种书香的文化气息。 ( 与BALS作者及英国著名历史学家Nicholas Foulkes) 在发布酒会内我初次与作者Nicholas Foulkes 碰面。他是英国著名历史学家,也是GQ的奢侈品专栏编辑、以及Finch’s Quarterly Review奢华文化及生活季刊的联合创办人和主编。他笑言撰写这本着作花了他终身时间研究欧洲上流社会的奢华文化和历史,实质成书则是一年多。相对于我只花了五天时间便完成中文简体版的最后校订,真是小巫见大巫。 (我的金箔晚餐) 酒会后我和Foulkes一起出席了在Hotel Meurice 的VCA 私人晚宴,虽不是面具舞会,但只宴请十多人的长餐桌宴会,都是法国举足轻重的文化及艺术圈人士,以及VCA的CEO Mr. Stanislas de Quercize和创作总监Nicolas Bos。坐在我身旁的便是法国Palais de Tokyo国立美术馆馆长Jean de Loisy,全场则只有我这中国人。 ( 与法国Palais de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我的生活, 精品鉴赏 | 12 条评论 | 阅读(9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