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五月 2011

解读Prada中国时装大片

4月号新加坡版Harper’s Bazaar与Prada携手打造的春夏时装大片, 题为<< 北京进入普拉达>> ( Peking Into Prada) ,在街头的水果货摊上是Prada的包包,围拢的是基层人民,总不会天真地以为这象征奢侈品飞入寻常百姓家吧?   最近在网络上争论得最火的新加坡Harper’s Bazaar  与Prada 携手打造的春夏时装大片,以北京街头市井为背景,以及小贩、民工、村妇等基层百姓为模特,将Prada单品与他们本身的着装混合搭配,产生一种穿著与身份的强烈矛盾冲突感,有人喜欢,认为充满创意;有人不,觉得伤害了中国人的自尊。而我的本能反应是,天啊!它已不只关乎奢侈品品牌形像是否地恰当地呈现的问题,而是嘲弄了一个国家的基层人民,令我产生强烈的忐忑不安感,久久挥之不去,亦难以认同所谓创意。正如艾莉森·卢里(Alison Lurie)在<<解读服装>>( The Language of Clothes) 一书说:“服装是一种符号系统。服装语言就像说话一样,除了包含禁忌字眼之外,还有现代字和古字,本土话和外来语、方言、俚语和粗话。”如果说话中方言、俚语和粗话太多会是怎样?何况这种以强烈反差对比手法拍摄的时装大片在西方早已流行多年,但象征金钱、权力和名气的时尚界从不会向弱势社羣嘲讽,而是自嘲。 大片中的村妇披着Prada皮草披肩,民工则挂着Prada包包,各自与他们本身的着装混合搭配,是嘲讽弱势社羣吗?  对于这辑时装大片为什么会有这种拍摄意念,是要反映天朝的严重贫富落差,还是讽刺西方奢侈品进入中国市场后之命运?又或奢侈品已飞入寻常百姓家?我无意揣测其背后意图,虽然我会一厢情愿地想或是无心之失。因为我在这行业躭久了,会发现年轻的摄影师和造型师往往只爱追求视觉的美艺效果和冲击力,模仿西方时装大片的拍摄手法,但常忽略图像背后所传达的讯息和意像,结果变成了一台失准的复印机。 Richard Avedon于1995年拍摄的<< In Memory of the Late Mr. & Mrs. Comfort>>,示范了什么是恰当的反差对比手法和讽喻。 相反,西方的时尚摄影师在处理这种充满强烈对比和矛盾冲突元素的时装大片,不止技艺和风格成熟,亦呈现了独特的思想和内涵,达到 “文质”互相呼应。像以此最享负盛名的Richard Avedon ,早于上世纪50年代以身穿Christian Dior 华丽高级定制晚装的模特与马戏团里的大象合映,产生一种小巧与庞大的强烈反差对比感,烘托出模特儿的纤巧身型,这便是传世经典 « Dovima与大象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 | 6 条评论 | 阅读(4470)

清华大学与西方时尚

清华大学100周年校庆,这所创建于1911年的中国最高学府,原为清朝政府利用美国退还的部分庚子赔款所建立的留美预备学校,20年代变身为大学后,一向与北大齐名,以工程科闻名,亦是培育军政人物的摇篮。 这样的一间历史名校,校庆原本与我没干系,我又不是他们的毕业生。但近年其美术学院非常进取,除了自80年代开办时装设计系外,还成立了时尚教育组。乍听这个名字,难免令人摸不着头脑,时尚也须要在大学设立学科,让学生接受改造教育,变得时尚,与世界接轨吗?多看几本时尚杂志便行了!但其实这个清华美院时尚教育组是提供进修班课程予有志从事时尚行业及已在职人士,课程涉及正宗的美学理论、以及时尚发展与趋势研究,并提供实践的机会,科目包括时装美学与色彩学、时尚买手知识、品牌市场营销与策划、形像设计、广告摄影等等,都是与时尚行业相关的实用学科。于是,我被邀请拍摄了一个录像访问,因应百年校庆,谈我的古着珍藏与20世纪时装。 (我的古董手袋和披肩1900 至1910年代) 曾经有一段时期,我很沈迷收集古董手袋和披肩。嗯,有百年历史或以上的才能称为古董 ( antique),否则只能称为古着 (vintage)啊!我这些古董手袋和披肩主要是1900 至1910年代爱德华时期,那年代也是新艺术运动 ( Art Nouveau)的巅峰期。新艺术运动主张采用自然界元素作为题材和灵感,特别是花卉和植物等,其图案外观和曲线不止反映于当时的绘画中,也表现于建筑风格、室内设计、家具、灯饰、器皿、布织品和饰物等各方面,带着一份优美浪漫感,是西方公子哥儿和窈窕淑女的美好年代( Belle Époque )。 走在巴黎街头,满眼便是当年新艺术运动时期的古迹,就算是一个地下铁站的站牌也保存得完美无缺。这对于一般中国人而言难免陌生,中国在20世纪前半叶还是受外侮欺凌,改朝换代后,内地到80年代才开始改革开放,确是难以想象上世纪初美好年代的生活。就算今天中国急起直追世界水平、跻身国际舞台,也还是近年的事,都是硬实力而非软实力。对国际时尚的热切追求亦只是多买几个流行的名牌包包,将西方各大品牌琅琅上口。于是,当看着我的古董手袋和披肩,众人都傻了眼,只管问如何鉴辨。我一直笑,心想内地可能A货多,什么也可能是假的。但在欧洲百年以上的古董是随手可即,又不是王室曾用或镶满金银珠宝的东西,而且任何新造的手工艺品在欧洲都会太昂贵,才没人会仿造假的,划不来。 ( 我最喜欢这个1900年代手袋,丝绒面上以铜线刺绣花卉图案) (1910年代流行以幼铁制成的网状手袋) 要鉴辨古董服饰其实也不难,多阅读和多看实物便懂。20世纪初的手袋除了受新艺术运动影响和体积小巧外,在材质方面只运用丝缎、丝绒和布织配合袋面上的针线、玻璃珠、水晶石和铜线刺绣、以及雕刻的铜框,铜框上还会1910年代还流行幼线般的铁网所制成的软包。以金属这种当时新颖的物料作为素材也还是拜工业革命所赐,而当时女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是没有工作这回事,手袋的体积是极小巧,仅作为衣服的装饰品。皮包则作为旅游用,不是日常佩戴的。 “时尚其实反映了一个时代和当时人们的生活和思潮。就算一个时代过去了,欧洲的孩子亦会将祖父母和父母遗留下来的旧物与现今时装搭配,令自己的着装显得有独特的个性,也令旧物产生新的生命。这不止源于他们对历史和文化尊重的DNA,也因为自90年代中期至今,时装设计师们老是从过往的历史中寻找灵感,不停地鼓吹懐旧风,有时新不如旧,于是造成了人们喜欢搜寻古着。”我如是回答清华。 时尚,确实是须要教育的。 ( Janice Wong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  ( 与清华大学时尚教育组办公室主任张梓楦)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4158)

Izumi Ogino菊花与剑的美学

  在二次大战接近尾声时,美国人类学家Ruth Benedict受美国政府所托,以文化人类学角度,写下《菊花与剑》(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 一书,分析了大和民族的性格和文化,「好战而祥和、黩武而好美、傲慢而尚理、呆板而善变、驯服而倔强、忠贞而叛逆、勇敢而懦弱、保守而喜新」。这种双重性格的DNA正如日本的国花菊花般恬澹祥和,另方面的民族象征是武士道精神,这不止反映于日本人每逢危难事故,总能展现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冷静、坚毅和沉着,也呈现于日常的个性和生活里。 在早前11秋冬米兰时装周,初次与Anteprima 的创办人和创作总监Izumi Ogino荻野泉碰面,这位日本女性给我的印象正是如此。 乍看到Izumi,长得娇小玲珑,脸上总带着温婉的眼神和微笑,令人想起恬静娴淑的吉永小百合,与刚强凌厉的事业女性彷佛沾不上边,然而Anteprima却是由她一手创办和建立,欠一点不屈不挠的精神大概也难以创业吧,还要做出业绩来。又正如她告诉我,她已经是祖母级了,有三个由5至1岁的孙儿! 教我瞠目结舌,没法罝信。 “在我这一代作为日本女性是有很大压力的,不像今天女性结婚后依然工作这样普遍。事业和家庭的兼顾,最难是处理孩子的成长问题。当他们十几岁的时候,步入青春反叛期,既不是蒙懂的小孩,又不是懂事的成人,对父母有很多质疑和抱怨,会常投诉我没时间陪伴他们。当时我很不开心,常常哭起来。幸亏这些都会过去,他们现在都已成家立室。” ( Anteprima 在米兰的店, Corso Como 9 ) ( Anteprima 在米兰总部的工作室) 1993年Izumi在米兰创办自己的时装品牌Anteprima ,虽然在丈夫的针织品制造集团Fenix之支持下,一个东洋女子在异乡创业该不容易,何况意大利不是一个多种族多元文化的国家。 “就算到今天我也感到作为异乡人在意大利时尚界很困难,意大利人只喜欢自己人做的东西,不像巴黎般开明。但我喜欢这儿生产的物料,是全世界最上乘的,于是决定以意大利作为品牌的基地。” 还有一个原因是Izumi很早已踏足意大利时尚界。80年代中期她与Prada合作成立IPI Holding Ltd,将当时仍未大红大紫的Prada 引进亚洲市场。也是在当时Izumi 亦与Prada一起合作发展新的时装品牌,于是产生了Anteprima,正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曾几何时,Anteprima 的包包便是由Prada 制造。 “我是很迟才开始自己事业的。取名Anteprima,也是before the prime 的意思。”  在90年代中期后,Prada 要求拆伙,独资直营其在亚洲市场的业务,但Izumi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3491)

Dsquared 2 的5分钟奢侈_我的11秋冬米兰时装周 (Day 7)

今天是米兰时装周的最后一天,大清早赶去第一场时装秀Dsquared 2,9:30am, 也是我整个行程最后看的一场秀。下午其实还有Giorgio Armani,但 … 你懂我的。Dsquared 2 这场秀结果不止没令我失望 ,还成为了我在这次米兰时装周中最喜爱的时装秀和时装系列。唯一抱憾是我迟到了半场,早上9:30 的秀一向是我的死敌,这场秀还要在老远举行,花了我50多欧元的出租车费,去机场也是这个费用! 甫进场,已经乐声震天,模特们从布罝得像雪地矿洞的T台上猫步,身穿维多利亚式泡泡袖紧身衣、opera coat等搭配牛仔裤或紧身黑皮裤,脚踏系带长靴。一句话:酷!虽然这种以美国西部拓荒时期为灵感的设计并不是鲜事,但在11秋冬米兰时装周基本上以实用和淑女风为导向时,Dsquared 2 这个系列却是少数散发型格活力的。 看了约5分钟,Dsquared 2 这场秀便结束了。想想来回车费花了我100欧元,就算看足全场10分钟,以每分钟计算,比我以前在巴黎看麦当娜演唱会还贵啊! 再见米兰 完场后,决定当一次游客,游览米兰大教堂Duomo。这座建于1386年的大教堂,历时近6百年才峻工,在规模上是世界第三大教堂,亦是哥德式建筑和巴洛克风格的象征。这座大教堂在90年代进行翻修工程时,又修复了十多年,不知道是慢工出细活?还是欧洲人一向怠惰?无论如何,我是由年轻时看它进行翻修工程直至我成为中女才峻工,但十多年每次去米兰,我一直都过门而不入,只管争取时间去Duomo附近的名店街购物。这次决定把握机会好好游览Duomo,米兰,我不知道何时再重临?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5 条评论 | 阅读(3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