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九月 2009

Coco Avant Chanel 后传

可可香奈儿的生平事迹以前也曾拍过电影,还搬上百老汇舞台,由Katharine Hepburn 扮演成名后熟龄版的香奈儿。近年时装女王的传奇又再掀起热潮,最新热卖的是Audrey Tautou所演的 << 少女香奈儿 >> ( Coco Avant Chanel ) ,听说女王的传记式电影还陆续有来。 不过,我最喜爱的始终是Karl  Lagerfeld 去年亲自执导的 << Coco Chanel  —-  Paris Moscou >> 黑白无声默片,全长10分钟。以可可香奈儿在1910年代与Boy Capel交往,打本给她开帽子店起,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20年代认识新情人英国Westminster公爵的事迹为骨干,当中又交织着与俄国Dmitri公爵的罗漫史,女王穿梭于上流社会,周旋于名流贵族之间,游刃有余,颠倒众生,与 << 少女香奈儿 >> 里的她青涩与愤世嫉俗是两个人。整出短片充满幽默和謿讽感,令人引唆不禁,可以作为<< 少女香奈儿 >>的外传或续篇,以另一个角度诠释时装女王的个性、情史和飞黄腾达之路。 可可香奈儿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肯定的是她是特立独行,也聪明绝顶,充满野心的,否则也不会在上世纪将女性从硬绷绷的束腹和胸衣的传统桎梏中解放出来,当一个情妇也不甘于只做游手好闲之辈,供人观赏的花瓶,这样没前途的保障,男人成为了她实现理想、梦想、经济自主和成就的踏脚石。当然,我也相信她对男人是有一套手腕的,是时装界的Evita,否则何来这么多相好,统统是权贵之士,而且一个比一个来头大。  一百年前的女人拥有这样的大智慧和大野心,对比现代港女,有的只是小聪明和小企图,梦想嫁入豪门或被包养,有楼揸手,天天拎Birkin,就已是终身成就。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10156)

高级时装之死

我终于明白去年Comme Des Garcons与H & M联名合作,朋友为什么会这样痛心疾首。 H & M最新的交叉合作对像是Jimmy  Choo,联名系列包括鞋、袋、配饰和衣服,11月中登场。我的第一个反应是 : 「Oh, my God!」,马上在脑海的内存里点算一下我有多少双Jimmy  Choo的高跟鞋和手袋,总共5双高跟鞋和长靴,以及两个手袋,不算多,粗略估计总值约6、7万。问题是Jimmy  Choo  for H & M恐怕 每款鞋、袋也只售$499吧?那么我干吗还要花超过十倍的价钱买Jimmy Choo 的鞋、用三、四十倍的价钱买这个品牌的手袋?正如朋友说,追捧心仪的设计师,穿着他的设计,说穿了就是想与众不同、想更stylish、更花枝招展一点! 如果贪便宜,为什么不买金百利的货色,又或Nine West?  如今高级时装设计师也纷纷与 H& M 联名合作,他们可以美其名为名牌普及化,便宜街坊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像我般的忠实粉丝,看到满街的人也嚷着要去排队抢购,像抢大白菜般,届时连一向知道Jimmy Choo是谁的牛头角阿婶也争着去抢,穿着同一款高跟鞋、拎着同一款手袋,哪我穿Jimmy  Choo还有些什么意义?别跟我说质料和手工不一样! 我不禁懐疑高端设计师与Fast  Fashion 连锁店合作,是受不住甘词厚币的利诱,却牺牲了我们这些小众顾客。前年有朋友想找Phoebe Philo合作,设计一个经济实惠的限量版capsule  collection,她的索价是须与她在Chloe的年薪看齐,30万英镑!另加在伦敦成立临时设计工作室。结果,朋友当然打退堂鼓。若有这样优厚的待遇,大概再高端的设计师也会转弯吧? 我的另一个朋友笑这只是小事一件,别太耿耿于怀,何况Jimmy  Choo 的东西也早已不是他设计的,公司已卖盘。我则笑骂他,如果有一天他心爱的爱马士与H & M联名合作便宜街坊,还推出别注版$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5 条评论 | 阅读(15002)

Chanel 表始祖

我的第一只靓表不是什么Cartier、Rolex或Jaeger,而是Chanel的Première,细长方形的蓝宝石水晶镜面表壳与黑色珐琅表盘衬托K黄金与黑色皮革交织而成的炼带手表,表壳有点像CHANEL No.5香水的八角形瓶盖,表带的设计则源自Chanel 2.55手袋的炼带,非常Chanel,亦非常女性化,它正如2.55手袋般是一款日夜佩戴也相宜的手表,也是Chanel手表系列的始祖,1987年首次面世。以时装起家的Chanel以Première命名这款手表,便是向被专称为“La première “ 的一众首席女裁缝师致敬,令法国的高级订制服 (Haute Couture) 享有今时今日举足轻重的地位。 曾几何时,在80年代至90年代初的时候,Chanel的黑金色Première 手表攻陷了每一个女人心,就像今天流行戴J12般。我还记得当年罗霖便常戴着这款Première 手表。当年它的售价才约一万多港元。不过,对于我来说,是毕业后好几年才存了点钱买下这款手表。 女人看表和男人从来不一样。男人最讲究手表的内涵,什么机芯和功能,愈复杂和精密愈得到他们的欢心,就像对待那些最新最先进的手提电话般,虽然最后都只是使用那几个基本功能。女人爱表,最主要还是爱它的卖相设计,好配衬衣服。功能上能达到报时准确便可以了,也不会介意机芯是石英,还是机械上炼?当然,机械上炼表会感觉上更矜贵。没错,对女人来说是感觉。实情是石英表往往比许多机械上炼表报时更精准,不用每年抹一次油。Première早年的流行便证明了石英表一样受女性欢迎,阔太必备的Cartier Baignoire 和OL首选的Cartier Tank Francaise也如是。 可惜,Chanel 的Première 手表在90年代中期后,随着大码手表和运动表的流行,逐渐为人淡忘,其后又被J12盖过锋头,我便卖掉了那只Première 黑金色炼带手表。但当近年卷起炽热的80年代风,Chanel 的2.55手袋纵使在over sized bag潮流下,一样可以再度横扫女人的衣橱 ,我不禁懐念起它,也疑心Chanel这另一经典会否再度流行?最近Chanel Première系列推出了一款崭新的精钢钻石手表,设计依然典雅,但添上一点时髦的色彩,传统的皮革炼带换上黑色或白色橡胶表带,表壳镶以52颗钻石,表盘则镶有4颗钻石时标,只售二万九千多,确是令人心动!稍对珠宝和钟表有研究的人都知道,珠宝手表所镶嵌的小钻石往往比小件钻饰更闪亮,因为钻石与黑色或白色表面、以及精钢配衬在一起,最易察觉是否够白和光亮,所以在钻石的色泽和净度方面,手表所要求的往往会较高。结论是钻石手表比任何小件钻饰更具购买价值。 如果Chanel Première再度走红,大概便不会是这个价钱吧。正如二十年前Chanel的 2.55手袋约售六、七千港元,后来升价至约一万元,近年再度走红后则暴涨至将近两万。任何旧物,其实都不该扔悼或卖掉,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刻它会忽然升值。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9114)

新派华丽缘

高级珠宝常以斯文典雅的款式为依归,给人一种老气而隆重的感觉。但最近Dior和Harry Winston均不约而同打破这传统而沉闷的格局,将时髦的摇滚风和纹身艺术注入最新的珠宝系列里,令人眼前一亮,原来高级珠宝也可以这样前卫。 Dior的珠宝一向充满玩味性,色彩鲜艳缤纷的彩漆蝴蝶、甲虫和雏菊等昆虫和植物搭配颜色宝石的经典Diorette戒指系列更充满少女的童心。在珠宝世界里,Dior虽然是新晋,但不一样的设计令其迅速建立起名声和地位。转眼间,Dior珠宝已面世十年。标志着十周年纪念而推出的新作<< Reines et Rois >> ,名为女王与国王,Dior珠宝的主设计师Victorie De Castellane大胆地采用骷髅头作为这个系列各10位女王和国王的头像,总共20件的首饰,前者幻化成耀眼的戒指,后者则设计成吊坠,带着一种摇滚风。 Victorie说: “骷髅的灵感源自巴洛克时期糜烂和华丽的风格,不断提醒人们时间一去不返,必须好好珍惜。”而各骷髅头均以具历史及充满宗教色彩的观赏石雕刻而成,像在中世纪用来制作宗教装饰的猫眼石、在古代相信能治疗眼疾的护身符碧玉、以及据说对肾脏有益的翡翠等等,配合女王和国王身上清一色的钻石头饰、皇冠、襟领、颈链和吊坠,并交错于精致的铂金网之中。整个系列的造型有如伊莉沙白一世般,亦有恍如印度大君的造像,煞是有趣。 在手工方面,这系列的首饰使用了数之不尽的镶嵌技巧来制作铂金网,其中更有些是重新发掘出来的古老技术。同时,以多种技巧切割钻石,塑造光华,结合透亮与铂金的银光,有些款式还搭配着白珍珠。整个系列交织着华丽璀璨与前卫的风格。十年前Victorie的Dior珠宝打破了传统的典雅规范,十年后的今天她又再抛开高级珠宝贵族式的枷锁。或许正如她曾说:“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珠宝设计师,我只是采用矜贵的物料来设计首饰吧了。每次设计的时候,我往往由一个故事主题开始出发,而非像传统般由钻石和宝石开始构思设计。”所以,Dior珠宝是这样的非一般。 不过,当“钻石之王”Harry Winston最近也破格推出Tattoo纹身系列珠宝胸针,便不禁令人意外,21世纪的高级珠宝是否正如时装般也趋向年轻现代化? Harry Winston这崭新系列珠宝胸针以Honolulu著名纹身设计师Sailor Jerry于1920至1950年间所创作的传统水手纹身图案为蓝本,包括心型、宝剑、滴血玫瑰和平鸽等,总共八款,代表经典的美国文化。这批纹身图案胸针大多数的中央还饰有一条铂金或钻石缎带,据说在纹身艺术里,缎带图案是被用来传递私密的讯息,而以铂金制造的缎带,便可以让拥有者镌刻私人密语。 为了呈现纹身图案的多色彩,一向惯用白钻的Harry Winston,在这个系列里也大量使用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等贵重宝石来表现浓重的纹身色彩;并且运用Harry Winston著名的Cluster镶嵌技法呈现这批珠宝纹身图案。这种镶嵌技法是以最少的贵金属来制作珠宝,便于隐匿金属底座、赋予珠宝最大的光透性与流动性。平视珠宝正面,每一颗宝石如同生来便自然按着设计师的草图式样紧密聚集,当它们被配戴在身上,更形如一件华丽的钻石纹身,直接浮贴在女性赤裸的肌肤上。 创始人Mr Harry Winston曾经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将钻石紧贴女人的每一吋肌肤。”纹身在艺术表现层次上,无疑与Harry Winston的设计宗旨不谋而合,亦令人对Harry Winston 刮目相看。这个美国“钻石之王”的卖点不再光是比别人选用更优质的D、E或F级色泽、以及清晰度为VS2或以上的钻石制作首饰,在款式设计方面亦呈现了一个现代、美丽而富趣味性的系列以诠释品牌的传统。 不过,我又会想能打开荷包买几百万的新潮钻饰,又会有多少新女性?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7056)

Tsumori Chisato婆婆真够潮!

我少女时代最爱看的时尚杂志是日本Hi Fashion,记得当时Issey Miyake有一个运动服系列叫IS,主设计师不是Miyake本人而是一位名叫津森千里的女子,在新世界中心也曾有IS的专卖店。后来津森千里在90年自立门户,创办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时装品牌Tsumori Chisato。没错!就是现今Y世代崇尚的那个潮牌,但那个年头Chisato的衣服与现在带着波希米亚式可爱少女和街头风格很不一样,虽依然年轻和富朝气活力,但线条、剪裁和颜色较纯净,也不会有什么花碌碌的图案,偏向Miyake、Yohji那套日本高级时装的语言。悠悠二十年过后,Chisato的风格是变了,却攀上潮牌的宝座,我不得不佩服这位已年届55岁婆婆的功力。这次她来香港,看到她披着一头齐腰的长发,身上是色彩鲜艳和图案斑斓的宽松连衣裙,搭配着三个骨黑色leggings,脚上还穿着一双彩色条子短袜,踩着platform. . shoes,活脱脱是现今少女的流行打扮,这位婆婆真够潮!她保持创作活力的方法就是开心,看她那身打扮已不言而喻,也不用担心她会与时代脱节。不过,Chisato也是一个爱懐旧的人,她的设计常带着一股七、八十代风,只是剪裁怪异和前卫,又常以星星、花花、几何线条等讨好的图案作为衣服的设计, 09秋冬系列还将星星幻化成东京的夜空,东京铁塔、高楼大厦、机械人和太空飞船通通变成了星空下的景像和图案,令人想起小时候看的日本超人与怪兽电视剧集,满是童真的幻想。她说:“我的风格其实是懐旧的,从昔日的岁月中幻想未来,而不是现在对未来的幻想。图案对我来说,是饶富意义,因为我自小已爱画画,图画可以带给人欢乐。”而最能激发她创作灵感的是日常生活和旅游,就像她标志式的星星图案,源于她有一次去澳洲旅行,看到当地一望无际美丽的星空,自此深深被闪烁的星星吸引。不过,对于某些往事,像当年效力Miyake的日子,她又不愿意多说,强调当年彼此很少碰面和来往。“他令我在布料和剪裁的认识方面获益良多,但彼此对时装的看法毕竟不一样,所以我才离开,创办自己的品牌。”Chisato和Miyake当然是说着两套不同的时装语言,前者佻脱、缤纷,后者则是哲学性的深层思考,亦带有科学家般的精神,在布料和技术方面不断研究和发明。唯一的联系也许是当年Chisato做IS时那份活力依然存在于她自己的品牌上,以及也随着上一代日本设计师的步伐般向巴黎时装界进发。当然,能蜚声国际的没几人,这回事我在巴黎看得最多,难免觉得Chisato为何还要走这条艰苦路,在亚洲不是好端端的当老大姐吗?她却不以为意,虽然坦言在巴黎发展是希望吸引较多的国际买家,令品牌拓展成为全球性业务,于是她不止在巴黎时装周做骚,还在Le Marais开店。“我是当作与日本市场相辅相承来发展的,也就不会有太大压力。不快乐的事情,我通常很快忘记,只记得快乐的。”快乐,永远是Tsumori Chisato的座右铭,正如她设计的衣服。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7416)

Tourmaline的奢华

古埃及有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当地球被太阳加热时, 宝石通过了彩虹,收集了它所有的颜色,于是产生了碧玺 ( Tourmaline ) —– 「彩虹宝石」。而碧玺的英文名称Tourmaline ,从古锡兰语 “Tura mali” 一词衍生而来,意思便是 「混色宝石」。 碧玺的色彩极绚丽繁丰,从红到绿、蓝到黄色色俱备,多达15种,是众多宝石类别中颜色范围最宽广的。同时,一颗碧玺往往会呈现不同的颜色强度,又或两种及以上的颜色,最为人熟悉的西瓜碧玺便是中心部份呈现红色而外层是绿色。通常碧玺最浓烈的颜色部份会出现在晶体的主轴面,亦会因应光源及观看角度的不同而改变颜色 , 像粉红碧玺 (Pink Tourmaline)看似粉红色,但当光源改变欲呈现深红色。不论在日光或灯光下依然呈现如同红宝石般艳丽的红色调,才是红碧玺(Rubellite) 。而有些碧玺还会产生极特殊的光学现象「闪猫光」( Chatoyancy ) ,即我们俗称的猫眼碧玺 (Cat’s eye)。所以切割碧玺时,宝石切割师往住会牢记这些特性,而当切割双色或多色碧玺时,则会被切割成横断面,其丰富的颜色特点才能被充分显现出来。 虽然碧玺是这样有趣的一种宝石,在硬度方面,它属于Moh’s 基制表中7至7.5,仅次于红宝、绿宝和蓝宝这类贵重宝石,但由于它产量极多,产地分布亦广 ,重要的产地包括巴西、斯里兰卡、非洲南部和西南部,其他的则还有尼日利亚、津巴布韦、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马达加斯加、巴基斯坦、阿富汗和美国,所以碧玺的售价很悬殊,可以由每克拉50美元至1,000美元,通常颜色愈浅比愈深的贵重。但最珍贵的还是帕拉依巴碧玺 (Paraiba),它拥有极特殊的霓虹蓝绿色调,在1989年初次于巴西Paraiba州之小村落Sao Jose de Batalha被发现,顶级的Paraiba碧玺可以高达每克拉4万5千美元的批发价。此外,马拉维的黄碧玺( Canary Tourmaline) 色调浓艳和质量高,大颗的更是极稀少,在马拉维的黄碧玺矿藏只有约10 % 的原石适合制成珠宝,切割之后,每颗宝石95 % 以上会不到一克拉重,所以它的价格亦偏高。    当然懂得选择漂亮优质的碧玺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总需要交「学费」。近年不少高级珠宝品牌都爱以碧玺作为首饰,名牌是信心的保证,当然所须支付的金钱不止是宝石本身的价值,还有设计、手工、品牌等实质或无形的增值附加费,可能比宝石本身还要多。最近Christian Dior 推出了一系列合共26枚不同颜色的限量版碧玺戒指,名为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留下评论 | 阅读(6946)

明星们的千万行头

即使你不是身处时尚行业,也大概知道每年那些什么电影颁奖典礼,明星们穿着华衣美服和闪烁璀璨的珠宝首饰出席,都是由品牌赞助的。这是向来的传统,也没有人想过去挑战它。但早前Washington Post就有评论家Robin Givhan大胆呼吁明星们:“经济那么不好,该是你们以行动购买这些华衣美服的时候了吧!” 我看罢忍唆不禁。虽然由明星穿着可以让品牌的服饰曝光,大大增加宣传价值,但面对全球经济进入黑暗期,我想一张十万八万元的付款帐单,比一张一周就淘汰的明星穿着晚装照片刊登在八卦杂志,来得更有价值吧!何况常听名店的店员说,大户往往因为看到明星穿过、曝了光,反而更不愿意购买。到底名牌晚装不是街头潮服和It Bag,购买的人也是有头有脸,准备穿着出席隆重场合,谁会愿意“执二摊”而招人笑柄? 相反珠宝首饰虽然比时装更具价值,情况却又会乐观许多,也许产品性质不一样吧。像今年的奥斯卡颁奖礼,最出锋头的品牌是Chopard,影后Kate Winslet和最佳女配角Penelope Cruz均双双佩戴着它的钻饰出席领奖。 Chopard的发言人虽然也承认有些大户不喜欢她们看中的珠宝首饰被别人拿来佩戴过了,在千百万人面前曝了光,所以他们赞助明星们出席红地毯活动一向很谨慎;但另一方面对于有些顾客来说,大明星佩戴过后却是一种增值。像Kate Winslet般佩戴着Chopard的一双共重28卡梨形切割钻石耳环、以及一条共重117卡的钻石手镯,拥抱小金人奖座的光辉时刻便是一种无价的增值。颁奖礼结束后便已有买家向Kate所佩戴的钻饰打主意。而这套影后钻饰,耳环的售价便超过120万港币,手镯的价值更超过760万港币! 除了Chopard外,Van Cleef & Arpels也经常赞助大明星们的珠宝首饰以出店奥斯卡和金球奖典礼。早前Eva Mendes在金球奖里曾佩戴VC & A的一条钻石镶绿松石古董项链,估价约550万至700万港币。据闻好些大户对Eva Mendes所佩戴的这条古董项链有兴趣,VC & A正考虑以此为设计蓝本打造一条新的。 除了Kate Winslet和Eva Mendes的红地毯首饰惹人垂涎外,据闻亦有大户对Angelina Jolie, Natalie Portman和Diane Lane等女星在奥斯卡颁奖礼里所佩戴的珠宝首饰感兴趣。而Diane Lane由美国珠宝设计师Neil Lane赞助的一条价值十万美元钻石颈链更已卖出。        不过,珠宝首饰由大明星佩戴过后相反会增值,我怀疑这只限于荷李活巨星,亚洲女星是否有此魔力?我则有保留。广末凉子也佩戴了VC & A的钻饰出席今年奥斯卡颁奖礼,我总觉得她少了一份贵气,虽然她已有千万珠宝的行头。而她的搭配也奇怪得很,单肩晚装裙配衬着一圈钻石颈链,肩颈位罝是否太累赘?若只戴吊坠耳环,再加上手镯和戒指以弥补双臂的空荡荡,整体造型效果会较佳。 无论如何,今时今日当明星真好,时装、珠宝、手袋…全部有赞助。昔日女星谢玲玲有一次便曾慨叹:“我们那个年头哪来这些?全部行头要自己支付。”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