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服装

2010秋冬鞋履流行趋势-尖头鞋正当时

今天来谈鞋子的流行趋势。作为足上最重要的物件,鞋子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对于很多爱鞋之人而言,他们甚至会为一双鞋去配一整套的系列服装,可见即使作为配饰,它们仍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小脚跟鞋 一直以来,小脚跟鞋都是跟鞋家族中最丑的鞋子。由于他们尴尬的高度,既不能有效拉伸小腿曲线,又无法让人产生一种傲视群雄的感觉。除了它们留有的明显50、60年代的优雅贵妇态外,它们总体是“发育不良“又缺乏吸引力的族群。   但时尚就是时尚,什么去了什么就会回来。所以小脚跟回归了,不管你喜不喜欢,它们即将引领2010和2011时尚风潮这一事实无法改变。 Tips: A.   小脚跟鞋是定义在粗跟和性感细高跟鞋之间的鞋子,一般在5cm或者以下。通常它们的鞋跟都有一个内弧度,为了让鞋子比细高跟更有稳定力。 B.   尽量穿尖头小脚跟鞋,它们既秀气又有一种精致世故之感。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1501)

从15到80,任何年龄都可以成为超模?!

模特的低龄化和不健康饮食一直被舆论所抨击,我们总是只看到那些超模风光的一面,但是真正成为超模舞台寿命又长的能有几个人呢,记得以前看过一个节目拍摄一个国内模特,刚刚20多岁没漂亮却没有收入偶尔能接到一个走秀的工作勉强养活自己,她带着记者出去逛街指给记者看,这个商场我走过秀,就在这里,依然年轻的脸上有着很多的无奈和落寞,而像她这样的模特太多太多了。 所以能有机会成名的人谁还会去在乎舆论的批评,青春短短几年,不抓住机会的是傻瓜,现在T台上的模特、娱乐圈的明星年龄越来越小,每次我看到都会照下镜子,唉,真是前浪死在沙滩上啊,真恨不得我能年轻10岁,也扎个花苞头穿着超短校服裙,背着书包一帮小姑娘去逛街去追星谈个纯纯的恋爱 。 俺是看到有朋友留言提到Carmen dell’Orefice,觉得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所以来说说。   这是最近15岁的 Lindsey Wixson 给 Miu Miu 拍的2010年最新广告,她12岁就开始在家乡Wichita当模特了,走过Prada 和Miu Miu的秀 还有美国的Karlie Kloss 她的生日是1992年8月3号    当然还有正当红的小魔女Emma Watson。 但是模特的舞台生涯确实很短,Kate Moss 或 Heidi Klum这样的模特又有几个,所以现在的模特为了让自己完美,能接到更多工作,不断摧残自己,减肥、整容,悲剧不断出现,得各种疾病死亡的,最后瘦得像骷髅一样的模特或明星已经有好几个了。  这个是Eliania Ramos,来自Uraguay的模特,07年2月死于心脏病和厌食症并发当时18岁,与她同为模特的22岁的姐姐在她死前5个月也死于相同疾病。 说完悲观的再来看看乐观的,现年78岁的卡门·戴尔·奥利菲斯(Carmen dell’Orefice)活跃在T太60多年,几十年来,她一直是大师和大品牌的宠儿。Jean Paul Gaultier曾邀请她为自己的爱马仕处女秀走秀,John Galliano需要她去为Dior镇场,她还在Moschino、蒂埃里·穆勒、卡门·马克·瓦尔沃、Pierrot、DKNY等时装秀上频频亮相。劳力士腕表、服装品牌GAP及其副线Banana Republic、雅顿面霜、兰嘉斯汀抗老系列、Target百货公司邀其代言,以卡门在时尚界常青树的形象来证明自己恒久可靠的品质。与她合作过的都是行业中最负盛名的摄影师,连她老年居民证上的大头照都出自诺曼·帕金森(英国著名摄影师)的手笔。  丑小鸭变天鹅,是时尚圈里层出不穷又永远令人心生鼓舞的话题,卡门也不例外。在身为舞蹈演员的母亲眼里,她只不过是个有着“两扇门一样大的耳朵和一双棺材大脚”的女孩,她非常不满自己女儿的外貌,并抓住一切机会表现出这种不满。卡门回忆说:“我当时只是个孩子,只希望妈妈能够爱自己。”但生活总是艰难的,“妈妈常把我寄放在别人家里,直到她挣到足够的钱租房子。”母亲最初想在卡门身上延续自己的梦想,让她上芭蕾课,无奈因病不得不中途放弃。卡门的父亲是个小提琴手,为了追求所谓“艺术梦想”很早就离开了家,剩下可怜的母女俩有时候穷得连房租都交不起。  卡门的教父找到了一位当时在某杂志工作的朋友,两周后,14岁的卡门有机会见到了某杂志的传奇编辑戴安娜·维里兰。卡门回忆: “她的手拂过我的头发对我说,‘你的脖子再长长一英寸,我就送你去巴黎。’”她的模特生涯就这样开始了。于是,由著名德裔摄影家霍斯特主刀的片子就出现在 1946年某杂志的封面,这也是15岁的卡门首次登上顶级时装杂志封面。卡门说:“我的一生的确很幸运,有哪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其老年证上的照片是诺曼· 帕金森(英国时尚摄影大师)拍的呢?”  风光的背后当然也有心酸。为了让青春期提前到来,卡门不得不往胸部注射荷尔蒙。13岁时她就为萨尔瓦多·达利做过人体模特,报酬是 12美元一小时。  卡门说:“我很高兴能够帮助妈妈,让她不用再工作,而且可以送她去上大学。”这话听起来像是出自一位30岁的独立女性之口,但卡门只有13岁。   还未成年时,卡门每周就挣60美元(相当于现在1200美元),除了供自己上学,还偷偷地资助她深爱的爸爸,一个在卡门很小时就抛弃了她们母女的意大利小提琴家,“我和爸爸走得很近,感觉有点对不起妈妈,是妈妈辛苦带大了我,但我却更爱爸爸。”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 , , | 留下评论 | 阅读(5715)

男人眼中“兔女郎”女人眼里“娇嫩兔”

  某天走在大街上,路人甲的兔耳朵装吸引了我的眼球。可爱、俏皮的的兔儿绒衣,让我想起来了The Louis Vuitton Bunny Ears……这只兔儿真够强大,日韩系的可爱与甜美、欧美风格的性感与诱惑,竟能通吃而且融合的如此完美。   路人甲身穿上图兔儿外衣   那“兔耳朵”够不够美?我的回答是,男人眼中“兔女郎”女人眼里“娇嫩兔”。     Playboy的兔子形象深入人心,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吧,是大众公认的男性最爱Playboy兔女郎形象。设计师Marc Jacobs把兔女郎形象放置在Louis Vuitton的服装设计上,并且找麦当娜充当广告模特儿,果真借此带领潮流Icon形象。     麦当娜自是很称职的代言人,早于5月份她便率先以Louis Vuitton的兔女郎造型出席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MET Gala。 Marc Jacobs为“兔耳的由来”的解说 Louis Vuitton Bunny Ears Louis Vuitton Bunny Ears   设计团队倾谈秋冬季设计概念时,大家正于康康舞女郎这个意念上打转的当儿,其中一位女孩子试着把布条缚在头上,看上去仿若兔耳状,他便当下决定兔耳是必需的,能够为整个概念画上完满的句号;他就是渴望塑造一种带点法式卖弄风情的Playboy风格。   当男设计师穿上自己的女装   在这组照片里,最引人注目的是Marc Jocabs带上了他在Louis Vuitton 2009秋冬时装秀上蜚声一时的超大兔子耳朵,造型相当幽默,这位爱穿裙子的设计师恐怕要以兔耳朵加“飞毛腿短裙”的造型出现在颁奖台上了。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博文, 时装 | 标签为 , , , , , , , | 3 条评论 | 阅读(19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