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金牛座

那些美丽与哀愁——观陈逸飞艺术展

4月底的一个下午,去了上海美术馆的陈逸飞艺术展。 天气是透晴的好,站在美术馆的一楼,在不太明朗的光线地下,我却有了些许凉意,夹杂着观摩时澎湃的心潮和隐约的感动。 心潮澎湃是因为艺术的震撼,而隐约感动是因为理解。 很早以前,对陈逸飞的印象是平面的,喜欢他的画,却不喜欢他的电影,感觉做作又卖弄,承认他的成功,他是艺术家里的商人,商人里的艺术家。 顺着按生平排列的绘画作品踱步,体味着那画风转变后的故事。原本不理解为什么陈逸飞早期会有那么多革命系列,因为那些东西感觉和他的风格那么不搭,后来才理解或许那个年代只有这样的作品才能生存。 留美是陈逸飞一生的重要转折,并不是因为留美给陈在技术上带来了太多的进步,而是因为留美,陈可以有了选择的自由,选择自己审美的自由。也是他出色人物肖像画的开始。 在陈逸飞的作品里,有一种精致的唯美的张力,而这种张力能带给人震撼和感动。 一直觉得陈逸飞擅长画女子,尤其是那些美丽与哀愁并重的女子。在他的笔下,西方的女子也有着东方人的轮廓和姿态,温婉和优柔,而他画出来的东方女子,又带着西方人的审美。他的梦里水乡有着莫奈《睡莲》的味道,而后期成功的上海旧梦系列又满足着西方人对东方情结的解释。 这——就是中西合璧吧。 作为个人来说,我更喜欢他那些和他的根联系在一起的作品。以我个人感受来说,之所以陈的作品里会有那种美丽的哀愁,我感觉是一种和自己的过去(故乡,祖国,文化)切不断也改不了的深刻的血液里的怀念。所以,相比后期的西藏系列和上海滩系列的转变,我个人口味更偏好陈逸飞更传统的作品,或许陈逸飞的技艺在后期更成熟,但我觉得不如前面一些的骨子里更符合。 《浔阳遗韵》:貌似是至今陈逸飞拍卖作品里最高价的。但这次没有展出。 《恋歌》(未展出) 《**花》:这表情算是“颦”么?你会发现她衣服的细节——展开的裙裾有多精致唯美。 再贴几张音乐系列: 著名的《长笛手》(展出了) 我喜欢的《弹曼陀林的女孩》,很美很哀思,让我想到《偷心》里那个女摄影师。(展出了) 还有也是我喜欢的《法国号》,只找到了《法国号1》,找不到《法国号2)。(未展出) “昔人已乘黄鹤去,白云千载空悠悠。”惟美流传。 顺便八一句陈逸飞的星盘:太阳白羊座,月亮处女座,水星双鱼座,金星金牛座,火星巨蟹座。我原本猜想他的金星一定很强,看来受益于金星落金牛处于擢升位置了。

发表在 其他, 博文, 艺术 | 标签为 , , , , , | 6 条评论 | 阅读(4054)